新媒体背景下对地市级广播的探析

  □石万昀石光宇彭朵朵

  【摘要】:传媒环境的变化和新闻信息的丰富,推动着新闻传播的速度和方式被不断刷新。传统媒体的地市级广播已经在传播的速度和信息量的承载上失去了原有的优势,新媒体背景下,作为传统媒体的广播如何顺应新时代的要求与发展?这就给目前的地市级广播提出了更新、更高的要求。

  【关键词】:传媒环境 时效性 创新拓展

  目前大多数广播类节目同质化现象较为严重,节目抓不住听众的耳朵,内容单一,没有清晰定位,各频率缺少拳头品牌节目,很多栏目花样百出,实际内容空洞,没有深度。一线岗位的记者、编辑、主持人为了能拿到本人足额的绩效工资,对待工作只关注数量而忽略了质量,所以节目质量无法保证。新媒体背景下地市级广播要想走出困境,必须要有创新精神和培养一线人才的勇气,提高一线人员的业务能力是当务之急。

  一、记者要写有实用价值的新闻

  教科书对新闻价值的解释是:“新闻价值是选择和衡量新闻事实的客观标准,即事实本身所具有的足以构成新闻的特殊素质的总和。素质的级数越丰富越高,价值就越大。”在笔者看来,新闻价值是指凝聚在新闻事实中的社会需求和对社会需求的满足程度,是新闻本身存在的客观理由。自媒体时代对传统媒体的考验是全面的,虽然汽车时代延缓了自媒体对广播的冲击,但就新闻传播来说,仍旧需要不断与时俱进和创新。

  地市级广播新闻记者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向听众传播有价值的新闻,在此背景下,从新闻价值的角度思考广播新闻的创新,“实在实用”就是必须考虑的第一位的因素。主动放低姿态,拉近与受众的距离,体现出新闻的亲和力和生活化元素,实在、实用、实惠,听众喜欢的、需要的就应该是媒体要大力报道的。

  首先是在思想意识上,认为“内容为王”

  就是信息的罗列,至于信息是不是及时、有用则有意无意地被忽略,致使传播的信息缺乏吸引力。广播新闻与平面、电视媒体最大的区别是灵活、机动,比如对时政会议的报道,完全可以不拘一格,抓取庞杂信息中与听众生活最密切的一点,进行生活化的阐释与解读,但在实际操作中,公文式的八股报道还占有主流地位,更有记者的稿件,通篇看不到一点“生动”气息,成为名副其实的“简报”,即使“简报”式报道在整档新闻中占比极少,也让听众感觉非常不舒服。语言单调,格式老旧,广播新闻灵动的美感荡然无存。

  其次是时效性差,“四季歌”式报道无新意。

  在网络、手机等传播方式出现后,传统新闻由于受播放时间的限制,已经不在时效性上占优势,无奈广播新闻记者还在从网络和同城平面媒体上“下载”稿件。广播新闻偷懒式盲目模仿平面媒体报道,也是显而易见的一大弊端。

  二、要提高编辑的创新能力

  近年来编辑手法创新不够,在“大事”上不懂如何发声。广播新闻的“本地化”近几年来愈益重要,但这并不排斥或者非常需要地市级广播放眼全国,特别是对一些影响市民生活的大事件(重要决定、法规、政策)等进行本地化解读,然而,因为广播新闻编辑整合和创新能力的不足,造成“每逢大事不发声”的尴尬,或者只是链接网络稿件,不能让重大话题落地。

  交通广播这几年来一直发展得不错,因为它回应了听众的交通服务需求,并主动放低姿态,拉近与受众的距离,体现出新闻的亲和力和生活化元素,“实用、实惠”。

  近年来,我国广播新闻已经从理念到实践发生了许多变化,可听性做得比较充分了,但是仍然未能达到“必听性”程度。在媒体竞争越来越充分的时代,广播新闻要生存发展、创造自身影响力,就必须以赢得受众的“第一需要”为目标,塑造新闻的使用价值。

  重视新闻编排的策划能力建设,多触角延伸和丰富合作平台,110、120、119、天气预报、及时的交通信息等,这在以前地市级广播都把它们放在专栏节目里,随着地市级广播新闻“服务为本”分量的加重,广播新闻编排有效地利用各种资源,丰富报道内容,增强新闻广播的预警和信息服务能力。

  网络、同城媒体、外地媒体信息纷至沓来,该如何选择?这考验着新闻编辑对新闻价值的判断力,对媒体编辑战略的理解力。对一条信息的综合判断越准确,处理编排就越到位,在竞争中越能处于有利地位。

  新闻编辑的拓展策划能力,简单地说,就是新闻编辑发挥指挥部的作用,在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后,一方面提出指导性的意见,引导记者“定制”新闻,另一方面对新闻线索进行拓展,或者以新闻事件为由头,纵向追踪源头,横向展示事件不同侧面;或者集中同一时间内相关的新闻资源,寻找某类新闻背后的关联和逻辑,以创新性的表达启迪听众。

  三、主持人的素质构成和传播能力的拓展

  媒体的发展总是沧海横流方显素质本色,说到底,媒体从业人员拼的是文化和底蕴,记者的背后是坚持,而主持人的背后是激情,而激情来自于敏锐的观察和传播能力的培养。主持人单兵作战的特质,要求集合采访、编辑、主持于一体,在信息极大丰富和获得渠道多样的情况下,信息传播和来源看起来是丰富了,其实是选择的难度增加了,什么样的内容和话题适合自己的栏目,听众喜欢什么?没有创新和策划能力,满足于炒网络剩饭,只能让听众反感。由此,新媒体越发达越能考察主持人对传播渠道的把握能力、新闻信息的分析能力,那么,地市级广播主持人该有怎样的素养和传播能力呢?

  首先是开放的知识结构。邓拓说,“记者的知识越多越好。记者要先做杂家,再从杂中求专”。全媒体时代,主持人每天都要面对庞杂的海量信息,如何选择?只能用综合知识能力来应对,所谓“活到老学到老”,话题开放和杂交的时代,主持人要做有心人,在灵活运用各种网络工具学习借鉴的同时,要有针对性地补充文学、心理学(尤其是社会心理学)、哲学、政治经济学,乃至国际政治与国际关系方面的知识,完善知识结构,变成通晓各学科知识的“通才”,唯有如此,才能站得高看得远,在对具体新闻事件的分析上令人耳目一新。

  其次是提高信息管理和思维能力。无信息不节目,主持人的信息管理能力一方面是信息筛选能力,在有限的节目时间里,准确、清晰地传播尽可能多的有效信息,是广播节目的价值所在。面对海量信息,要进行真实性、价值性衡量和判断,什么样的信息适合传播,什么样的信息可以传播,主持人对信息的筛选和甄别能力,与节目公信力直接相关。另一方面是信息整合能力,信息碎片化是新媒体时代的特点,在一档节目中如何处理各类信息,是同题集中、合并同类项,还是发散思维、“形散而神不散”,主持人要熟练各类编辑技巧。

  当然,驾驭新媒体的能力、沟通社交能力也是新媒体生态下地市级广播主持人的必备,在各种能力的培养上,笔者以为尤其要注意思维能力的训练,“思维是内容,语言是形式”,主持人要想“说得好”,前提一定是“想得到”,分析到位,才能用逻辑组织起语言。为什么现在有内涵的主持人少?不会深度分析问题,缺少逻辑思维训练是主因,如果说在传统媒体时代,没有思维能力还能占据一席之地,新媒体时代,主持人直接面对受众,不能随机应变,就寸步难行了。

  新媒体时代所带来的挑战是对主持人个人的,更是对媒体培训体系的,作为媒体管理者,要适应传播环境的变化,请专家分学科分系列地为记者、主持人做好学科知识培训,请不同领域的时政评论家,或者活跃在网络上的时政评论家与主持人交流都是不错的选择。

  (作者单位为徐州广播电视台)

  参考文献:

  ①娄可伟:《新媒体语境下的播音主持应对》,《当代电视》2007年第9期。

  ②李洪岩:《多位传播语境中播音主持的功能与拓展》,《现代传播》2013年第8期。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