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报人”的基因转战新媒体

  □颜 芳

  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人投身到新媒体,或走出去创设自媒体,或留在原来的传媒机构运营微信公众号,或进入党政部门、公司做新媒体,无论转型到哪个平台,这些新媒体人的身上始终留存着传统媒体的印迹。他们的转型,为传统媒体的未来发展提供了另外一个观察维度。

  现状:冲刺10万+,媒体人集体转型

  2016年3月,时任腾讯网总编辑的王永治预测未来媒体发展时宣称25万纸媒人将在两年内失业,该论断引起广泛讨论,但无论赞同者或质疑者均认同,传统媒体人一定会大量减少,在传媒业发展的重要节点,转战各类新媒体,已成为传统媒体人转型的主流选择。

  近3年来,各大传统媒体纷纷推出“两微一端”等新媒体产品,出台政策鼓励孵化新媒体创业团队,报、网、端融合发展成为大势所趋,相当一部分传统媒体人留在原单位转型:一是转岗到新媒体部,二是投身到新媒体创业团队。两种转型均要在原有体系和新的媒介平台之间努力找到新的立足点;一部分传媒人辞职创办新媒体,直接接受市场洗礼;另有小部分传媒人转向企业、政府的新媒体平台,从媒体人成为机构“发声筒”。此外,还广泛存在着更隐秘的转型,一大批媒体人在岗位、职能没有丝毫改变的同时,开设私人公众号,寻找感觉,积累经验,伺机而动。

  南京新媒体发展格局已趋于稳定。各传媒集团兴办的时政新闻类公众号和客户端尚未完全进入市场竞争,本文略去不谈。除此,一个基本的判断是在2015年南京新媒体基本完成首轮跑马圈地。在综合类生活微信公众号中,第一梯队,有“硬腿子”“南京头条”“南京吃喝玩乐”,粉丝量均号称在60万以上。这几大公众号不仅粉丝规模大,也显示出较强的盈利能力,几大公众号的头条报价都在2万元/天以上,就全国而言,属较高价位。据多位业内测算,2016年,这三大团队的年营收都达到千万元。“硬腿子”为上市公司365淘房网旗下的微信公众号,“南京头条”和“南京吃喝玩乐”是青年创业项目,这两位创业青年创造了新媒体时代的创业传奇。“南京头条”的广告客户档期已从2016年排到2017年,“南京吃晚玩乐”的创立者为南京高校一名大学应届毕生业,揣着父母给的300万元买房款办起微信公众号,以5元一个的价格,砸下重金快速圈粉。在垂直专业类公众号中,新华报业传媒集团的“钱眼”、《金陵晚报》的“金陵掌上医生”,冲在全国前列。“钱眼”稳居全国财经类公众号前三,尤其备受瞩目。此外,《金陵晚报》的“OUT慢”“吃货金小妹”,粉丝量在30万以上,领跑第二梯队。

  传统媒体人进入新媒体,总体来说,因为传播介质发生变化,他们要培养新的素养,适应新型传播关系和互动模式的变化。介质上的融合,体现在传媒人身上,就是要经历一场媒介素养以及能力的重新锻造之旅。

  第一大转变是速度。传统媒体人对新闻、事件的反应速度从过去的第二天见报、当晚播出转变到以分钟较量发稿快慢。非时政新闻类的公众号,同样要随时捕捉热点,创造关联点,快速粘贴复制加改写,争分夺秒发稿,以增强公众号美誉度,提高打开率。冲刺10万+,成为无时不在的魔咒。手机不离手,每几分钟就得刷屏,没有完整的晚餐时间,无法安心休假,成为新媒体人的新常态。

  其次,重新刷新用户意识。过去由总编认定的好稿,现在要交给用户,过去媒体人追求的是写好稿,贴近百姓,那时所理解的与读者的关系是“因为我写得好,所以你对我好”,现在是“我要对你好,你才会对我好”。公众号的主持人高度关注每篇文章的用户反应,打开率,阅读量,评论量,转发量,这些数据,成为隐形的最高领导者,在无声地发号施令。“钱眼”的主持赵海虽保持每个工作日一篇原创稿的创作量,但依然每天晚上和读者互动3个多小时,以增加用户黏性。“钱眼”的粉丝打开率高达35%—40%,每天有三四十万人阅读“钱眼”。

  最后,传统媒体人要承受变现的压力。从前,写稿、写好稿直接就是挣钱,写一篇就有一篇的稿费。进入新媒体,光有10万+,甚至创下百万级阅读量,也并不意味着有相应的现金流入。从目前南京新媒体圈的运营实际看,公众号收入几乎都来自广告,公众号掌门人要身兼多职,写稿、营运、管理一肩挑,这要求转型者要有较强的适应力。

[1]  [2]  下一页  尾页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