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性思维下的大学生媒介素养提升策略

  □辽宁禹 哲

  【摘要】:批判性思维在其精神品格和思维技能方面与媒介素养关联密切,是大学生媒介素养提升的核心技术工具。大学生群体存在媒介信息甄别与运用能力不足、滥用媒介话语权、媒介价值取向低俗化、媒介道德与法律意识淡薄等诸多短板。基于批判性思维视阈考量,强化个人定位、注重目标的有效性,提升个人信息力、汲取有用信息,优化知识结构、控制意义生成,反思自身观念、指导实践行为,坚守底线意识、承担社会责任,是大学生媒介素养提升的有效策略选择。

  【关键词】:批判性思维精神 批判性思维 技能 媒介素养

  信息化时代的来临凸显出技术的巨大胜利,媒介技术所释放的正负效能却将大学生群体置身于更加纷繁复杂的境地。媒介影响了他们接触信息的习惯,潜移默化间塑造了他们对于生活的感知,固化了他们对于人际关系、社会问题解决方案的预设,并以此来支配其看待世界的方式。但是,面对海量信息,大学生仍旧可能利用智慧和素养清醒地防范、批判性地选择,从而避免被媒介所复制。批判性思维是大学生媒介素养提升的坚实基础和核心途径。

  一、概念界说

  “批判的”(Critical)从词源来看,源自于希腊文Kriticos(辨明或判断的能力)和Kriterion(标准),意为基于标准的、有辨识能力的判断。1933年,被誉为“现代批判性思维之父”的约翰·杜威提出了“反思性思维”,认为批判性思维即反省,在接受他人观点前应进行深入思考,依据事实考究基本概念,厘清假设、条件及结论之间的关系,明晰信息背后的真正含义,而非迷信权威。国际公认的批判性思维权威、美国“批判性思维中心”研究主任保罗将批判性思维界定为通过一定的标准评价思维,进而改善思维。鉴于国内外学者关于批判性思维的界定歧义殊深,董毓指出,“批判性思维不等于否定,而是谨慎反思和创造;批判性思维不等于逻辑论证,而是辩证认知过程;批判性思维不等于技巧,而是理智美德和技巧的结合。”①

  美国新媒介联合会将新媒介素养定义为由听觉、视觉以及数字素养相互重叠共同构成的一整套能力与技巧,包括对视觉、听觉力量的理解与使用能力,对数字媒介的控制与转换能力,对数字内容的普遍性传播以及再加工的能力。学界关于媒介素养的定义各有侧重,但普遍认同媒介素养是生活于信息化时代的人们应具备的基本能力,包括认知、选择、使用各种媒介的能力,获取、分析、评估、利用、创作媒介信息的能力,以及运用媒介和媒介信息为自身发展和社会服务的能力。

  二、批判性思维与媒介素养的内在关联性

  批判性思维的结构要素包括批判性思维精神及批判性思维技能,无论从精神品格还是具体实践均与媒介素养的提升存在深度契合。

  (一)批判性思维精神与媒介素养目标具有一致性

  批判性思维精神是对认知对象自觉地进行评判的心理状态、意愿和倾向,包涵怀疑精神、平等交流精神、理性分析探索精神、宽容精神、创新精神等诸多方面。批判性思维的首要原则就是大胆质疑,谨慎断言。怀疑精神体现着思想者主体性的自觉,只有怀疑才能提出问题,引发思考,生发认知;真正的批判也必须秉持宽容精神,承认自身的理性有限,避免走向盲目自负;虽然批判本身并不意味着正确和真理性,但它孕育着从不正确走向正确的新契机,创新精神是怀疑精神的超越和再实现。由此,批判性思维展现了以问题意识开始、以创新结束的完整思维流程序。

  信息化时代,真假难辨的冗余信息源自于免费模式背后的社会化驱动。谬误的观念如同危险的陷阱,会使人丧失自省意识,降低对于可能正确观念的容忍度。“媒介素养的目的是让个体有能力去控制媒介支配。”②大学生唯有提升媒介素养,才能避免失于盲从。媒介素养的提升需要反思、理性、公正、自律、非本位的精神指引,并将其内化为一种人生态度、一种可能的生存方式或生活意义。在此意义上,批判性思维精神是提升媒介素养应有的精神品格。

  (二)批判性思维技能与媒介素养能力具有一致性

  美国学者詹姆斯·波特认为,媒介素养的三大基石是个人定位、知识结构和技能,并具体阐释了分析、评价、分类、归纳、演绎、综合、提炼等七项技能在媒介素养语境中的应用。保罗曾指出,批判性思维就是积极地、熟练地解析、应用、分析、综合、评估支配信念和行为的那些信息的过程。显而易见,媒介素养七项技能正是主导批判性思维的技术方法。高萍秉持詹姆斯·波特的温度计理论,将媒介素养视为一个过程,为了赢得对意义生成过程的控制,人们基于技能和知识在这个连续统一体上占据着某个位置。媒介素养刻度表上从中级到高级的提升,每一个层次都需要批判性思维的方法和技能。

  (三)批判性思维缺失与大学生媒介素养现状

  中国传统的非批判性思维模式注定了培养大学生批判性思维的艰巨性,加之国内对批判性思维误读的认知障碍,考试升学依然强调记忆能力等诸多现实因素的制约,目前,我国的批判性思维教育或得不到推广,或失之于抽象,难以激发思维和创造性,这显然有悖于素质教育的方针。

  (一)媒介信息甄别与运用能力不足

  信息化时代,海量资讯近乎滋扰。由于批判性思维的缺失,大学生群体难以准确区分媒介世界与现实世界“真实性”的差异程度,误将媒介现实视为真实。但媒介世界终究是一个经过传媒的策划、选择、判断、取景、框架、引导,最后通过符号呈现的过程和结果。所谓社会热点亦或人们的注意力焦点无非是传媒关于媒介世界“议程设置”的结果。此外,大学生群体更加难以参透的是人媒关系实则体现的是人人关系以及人与社会的关系。

  当前,大学生群体的媒介使用能力整体水平不高,合理利用媒介、媒介信息的能力及媒介制作能力尤为薄弱。媒介使用目的的不恰当以及自我管控能力的薄弱,导致部分学生的媒介行为挤占了正当的学习和生活时间,走向了反面。

  (二)媒介话语权的滥用

  自媒体传播的个性化、随意性特点激发了大学生群体的共鸣,当今,大学生群体已不仅仅是媒介信息的消费者,同时还是传播者和创造者。大学生以个人名义发布的信息,从事件发生、信息捕捉到点击发布,几乎只是食指的几下点击。但由于缺乏对事件发生背景和事实证据的细致考察,大学生的社会信息获取及再发布在很大程度上缺乏直观性、亲历性,由此所做出的选择和判断极易出现片面性和情绪化倾向,甚至成为网络谣言、社会恐慌的推手。新媒体的开放平等特性固然降低了话语权获得的门槛,但也增加了大学生群体成为“网氓”的可能。

  (三)媒介价值取向低俗化

  新媒体无法摆脱商业化的利益诉求,部分信息“把关人”职业责任感缺失,甚至不惜牺牲新闻的基本真实,产出功利化、低俗化的媒介产品。初入社会的大学生,往往处于信息爆炸、话语霸权、传播焦虑、精神污染和审美疲劳之中难以自持。国内学者刘儒德认为,批判性思维是人们进行价值判断的过程。由于媒介信息筛选和判断能力的局限,部分大学生沉溺于新媒体的感官刺激当中,产生了可以暂时摆脱现实生活中角色定位、人际关系和社会舆论等现实道德规范约束的幻想,难以自觉地去思考生活的意义和人生的价值,甚至出现了重个人轻群体、重功利轻道德、重时尚轻传统的价值倾向。

  (四)媒介道德与法律规范意识淡薄

  大学生群体对于现实世界的法律心怀敬畏,对于网络行为却缺乏必要的良知和底线意识。在道德层面,他们对于他人权利、价值观和决定缺少应有的尊重,行动前缺乏对危害性的深思熟虑,甚至随意伤害他人,忽视人性中的善良。在法律规范层面,不乏部分大学生恶意攻击他人电脑、网站,在微博、微信上随意制造或转发谣言,面对社会负性事件法律常识不足,加诸舆论审判等。这些常见案例说明大学生群体对于网络安全管理、新闻出版以及言论自由等方面的法律法规认识度仍处于较低水平。

  四、基于批判性思维的大学生媒介素养提升策略

  媒介化生存是当代大学生群体的主要存在方式,媒介素养的提升对于其生存与发展资源的获得,自我发展的实现大有裨益,批判性思维提供的正是这种可能性的思维模式。遵循批判性思维逻辑脉络,可延展出以下媒介素养提升策略:

  (一)强化个人定位,注重目标的有效性

  詹姆斯·波特认为,为了在信息饱和的文化氛围中生存,人们的意识会启动“自我导航系统”以自我保护,抵挡信息洪水的持续侵袭。然而,这种对信息的自动处理过程的危险之处就在于,它允许媒介操纵人们的思考过程。个人定位由目标和动机构成。强化个人定位即通过目标设定,形成信息处理的任务。同时,人们对目标知晓度越高,就越能对信息搜寻的过程进行指导。搜寻信息的动机越强,就越会为实现目标而付出更多的努力。对此,批判性思维提供了一种最直接的思维取向和资讯接受方法论,使得人们能够进入对讯息的质疑与判断等理性认知和理解程式中,强化个人定位,从而使得大学生群体有能力逐步擦除媒介植入脑海的“编码行”,用自己的思想来取代媒介的支配,拥有更多的能力来使用媒介以实现自己的目标,而不是被媒介利用去实现它们的目标。

  (二)优化知识结构,控制意义生成

  知识结构是存在于个人记忆中的一套有组织的信息,它不是自然产生的,必须认真而精细地建构。它帮助人们认识各种模式,这些模式将作为地图,指导人们知道从哪里获取更多的信息,从哪里重新找到纳入知识结构中的已有信息。更高水平的媒介素养就是将信息融入知识结构的能力和习惯,这有赖于批判性思维通过审慎思考和综合判断,在海量信息当中汲取有价值的信息,选择性地纳入并逐步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

  受众作为信息的解读者,每个人以其独特的信息认知结构解读、理解和判断信息,并从中学习和汲取个体所需的养分。在传播中人们分享的只是符号,而非意义,意义总是属于个人的。意义建构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里,人们必须对所接收的信息进行处理,然后为自己创造意义。于是,当信息筛选进大脑时,人们必须运用批判性思维,注入归纳、演绎、分类、综合等技能,将新信息融合进当前的知识结构之中,建构属于自己的意义,这深刻影响着人们对于现实、真理和自我的看待方式。

  (三)提升个人信息力,汲取有用信息

  对于大学生群体而言,不良信息并非唯一困扰,太多的信息和太快的信息流动也令人不堪重负。对此,“信息力”将精神力量和实用工具结合起来,提供了可行性的解决方案。“信息力”一词是美国学者霍华德·莱茵戈德的自创词汇,它描述了一种思维模式,“信息力结合了注意力技能、有效的技术以及社会化互动,它的作用在于随时随地找到对你有用的信息。”③对于大学生群体而言,必须将内在能力、外在技术以及社会化的能量结合起来。

  (四)反思自身观念,指导实践行为

  对于信念与现有行为的匹配程度进行客观评价是行为改变的前提。改变行为凸显主体的道德责任感,它承诺遵循自身信念,而非置若罔闻。在批判性思维的方法与技能中,自我调节与监控能力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表现为自觉地监控自身的认知活动、将分析、评价能力应用于推论判断中,以质疑、确认、生效或修正自己的推理或结果,最终确立正确的思想观念,在具体实践当中身体力行。

  (五)坚守底线意识,承担社会责任

  马斯特曼提出评价媒介素养教育结果的标准在于学生应对新情势的能力以及所体现的责任感和主动精神。批判性思维既是一种思维技能,也凸显现代人文精神。底线意识既是媒介素养的起点,又是支撑社会责任感的基石。大学生群体应该坚守法律法规底线、社会主义制度底线、国家利益底线、公民合法权益底线、社会公共秩序底线、道德风尚底线以及信息真实性底线,强化社会责任意识,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共同营造健康向上的网络环境,积极传递网络正能量。

  批判性思维“以理性的反思、公正诚实且自律的思考为特征,将质疑态度和反思机制灌注在人们的精神交往——信息或讯息往来——中,既澄清意义又重构论证,既评估证据又公正判断并自我修正,将批判性思维技巧构筑在理智与美德的基础上。”④无疑,对于大学生群体而言,这是一种理性洞察中的科学精神,以这种世界观和方法论提升媒介素养,才能对传媒资讯在轻信与不信、抵触与盲从之间做出理性反思,更好地谋划青年一代的未来。

  (作者单位为辽宁科技大学工商管理学院)

  参考文献:

  ①董毓:《批判性思维三大误解辨析》,《高等教育研究》2012(11)。

  ②【美】詹姆斯·波特,李德刚等译:《媒介素养》,清华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25页。

  ③【美】霍华德·莱茵戈德,张子凌等译:《网络素养——数字公民、集体智慧和联网的力量》,电子工业出版社2013年版,第106页。

  ④高萍:《当代媒介素养十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5年版,第24页。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