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草原文化镜像之思

  ——电影《狼图腾》的结构主义解读

  □湖南廖艳君周文婷

  【摘要】: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内蒙古草原文化历史悠久、形态多样、意蕴丰富、个性鲜明,其中积极优秀的文化内涵深具现代价值,值得今天的人们好好研究,并发扬光大。本文运用结构主义的相关理论观照电影《狼图腾》,从三个方面对影片所传达的蒙古草原文化进行解读:一是影片角色的符号意义构建了草原文化符码;二是影片中的二元对立关系凸显了草原文化内涵;三是影片的多重叙事主题打破了区域文化界限。

  【关键词】:草原文化农耕文化能指所指二元对立

  结构主义的先驱者列维·斯特劳斯认为:“各种社会与文化现象中观察到的秩序与规则,都是人类心灵的结构化能力的产物。人的思维是自然与文化之间的一种中介。在人类对其所崇拜的图腾物表示敬仰的仪礼中,人的信仰这种智能活动,赋予图腾以某种‘代码’的功能,来作为在一般文化上进行交流的语言手段。”①电影《狼图腾》即借由蒙古民族“狼”的图腾信仰,将“狼”作为一种符号代码,达成传递蒙古草原文化内涵的目的,即:崇拜英雄、追寻自由的文化性格,兼容并蓄、博采众长的广博胸怀,以及天人合一、敬畏自然的生态智慧。本文试图通过运用结构主义符号学和二元对立的理论来分析电影文本,以期对影片中所传达的文化内涵做一较为系统、深入的解读。

  一、影片角色的能指与所指相统一构建草原文化符码

  符号与符码都是电影符号学的核心概念。索绪尔认为:符号以能指与所指的关系为基础,前者是物质方面,后者是观念方面。电影中塑造的每一个角色都是一种意义符号。能指是符号的物质载体,也就是影片中的镜头画面。而所指即符号的心理内容,则是镜头背后所折射出的意义。而符码是传达一组信息时,不同符号系统的变换规则和保证参加交流过程的人能够理解的约定性规则及信息单位。“电影因叙事的需要也有一系列符码,麦茨认为观众是通过各种符码来理解电影作品的。”②而《狼图腾》中通过角色符号的意义表达构建出的草原文化即为泛符码,是社会文化中存在的特殊符码,它是约定俗成的。通过分析角色的能指和所指可以揭示影片所反映的草原文化中英雄崇拜、践行自由和崇敬自然的精神内涵。

  1.能指是草原狼,所指是英雄崇拜

  影片中狼是不折不扣的主角。在阿诺这个被称作最会拍动物的导演的镜头中,我们看到了奔跑在草原上桀骜不驯、身姿矫健的狼的形象。影片中的能指:狼群在围攻黄羊时秩序井然,沉稳冷静;狼把黄羊赶进雪窝以保证寒冬生存;狼群在深夜中偷袭羊圈,将羊的尸体拖拉至墙角处堆起,作为逃跑时候的助力板。而所指就是镜头所传达的英勇善战、足智多谋的英雄形象,再延伸就是对草原文化中英雄崇拜的一种表达。

  齐木德道尔吉说:“草原文化是孕育英雄的文化,也是象征英雄的文化。”③蒙古族是英雄辈出的民族,是草原文化的集大成者。电影中塑造了足智多谋、英勇善战的狼的形象,这些都是蒙古族所崇拜的英雄身上不可或缺的特质。就像毕利格所提到的蒙古大将木华黎,他是辅佐成吉思汗统一蒙古时的开国功臣,以沉稳多智、骁勇善战著称,是典型的英雄人物。文中用狼的形象作为能指,指代草原文化中英雄崇拜的一种文化内涵。

  2.能指是小狼,所指是追寻自由

  另一个重要角色小狼,它在抛狼崽的行动中被充满好奇心的主人公救下。能指就是在影片中,它被陈阵人工喂养在蒙古包和洞穴里,感觉已经和野生的狼群完全隔离,却并没有失去狼本身的野性,在长大的过程中,不断想要挣脱牢笼。它嗅到同伴的尸体时突发野性,咬伤了养它长大的陈阵,展现了小狼在人性与狼性中不断挣扎的画面。而所指则是狼本身的不可驯服与追寻自由的形象。

  自由,是草原文化的重要内涵之一。逐水而居的生活方式使蒙古这个典型的游牧民族不依赖于土地,过着迁徙的自由生活。蒙古草原文化中对自由的追求早已熔铸于游牧民族的血液之中。最终,影片以小狼回归大自然作为结尾,进一步以狼的形象为符号,表现草原文化中游牧民族崇尚自由、践行自由的深刻内涵。

  3.能指是毕利格,所指是敬畏自然

  电影中的牧民毕利格是游牧民族的典型代表,是大草原的保卫者。能指是他一直帮助陈阵了解狼,了解草原。他深谙草原上人畜草三者相互依存的状态,也坚定游牧民族只取生活所需的原则。他对草原充满敬畏和热爱,在安葬儿子巴图时说,“我们的风俗是不埋尸体,草原人一辈子吃肉,为此杀了那么多生命,等我们死了,我们以这样的方式,把我们的肉还给草原”所指是角色背后所体现出的草原文化中天人合一、敬畏自然的文化内涵。

  蒙古草原文化是以游牧为基础的文化形态。游牧民族以其特有的“游而牧之”的生产方式,“逐草而居”,一切劳作以不破坏生态为前提。游牧民族的生态智慧在电影中得到了展现,也折射出草原文化中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文化意蕴。

  4.能指是陈阵,所指是兼容并蓄

  主人公陈阵是来自北京的汉人知青,对于草原来说,他是一个外来者,可是他却在这里成长为一个具有草原情怀的人。影片中的能指是:陈阵和毕利格老人在朝夕相处中很快亲如一家。毕利格知道陈阵带来了许多书,晚上就让陈阵给他读书,并教给陈阵草原上的生存法则,甚至希望了解了草原的陈阵能为蒙古族书写历史。而老人的儿媳嘎斯迈在生活细节上都会帮助陈阵。所指是蒙古草原以宽容的态度对待外来者,不排斥不设防,展现了草原文化广博的胸怀。

  草原上曾经有匈奴、东胡、鲜卑、契丹、党项等多个民族,民族间的相互融合、繁衍嬗替形成了草原文化中博大包容、兼收并蓄的文化性格。融合可能会带来改变,但改变却意味着永生。这大概就是蒙古草原文化内涵经久不衰、影响深远的重要原因。

[1]  [2]  下一页  尾页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