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 届中国新闻奖参评体会

  □缪小星

  8月22日至28日,第26届中国新闻奖和第14届长江、韬奋奖的评选工作在京展开。参加中国新闻奖的评选工作,对自己来说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

  一、江苏新闻界取得好成绩

  本届新闻奖评选,进入参评程序的作品共677件,获奖公示作品289件,公示程序完成后正式宣布获奖作品256件。其中,江苏获奖作品为11件,获奖等级和数量与浙江(13件)、上海(11件)共同在全国省、市、自治区媒体方阵中处于领先位置。

  其中一等奖分别是:

  1.电视新闻访谈:《老冯家的传家宝》(省广电总台);

  2.电视专栏:《网罗天下》(省广电总台);

  3.新闻漫画:《大活人自证活着是何方规矩》(新华日报)。

  二等奖分别是:

  1.国际传播:《你所不知道的中国(第二季)》(省广电总台);

  2.广播新闻访谈:《为了72个老兵》(扬州广电);

  3.广播新闻现场直播:《我要找到你——首届中国寻亲大会现场直播》(徐州广电);

  4.新闻论文:《重大主题报道如何做到“三品合一”》(省广电总台,陈辉);

  5.新闻论文:《小记者,撬动都市报媒融合的一着好棋》(南京晨报,丁晓斌)。

  三等奖分别是:

  1.新闻评论:《重视改革的“慢变量”》(新华日报,翟慎良);

  2.电视专题:《永远的萨克斯》(苏州广电总台)

  3.国际传播:《罪与罚——徐州审判日本战犯秘闻》(金陵之声)。

  二、获奖作品呈现出直面问题的共性品格

  今年2月19日,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新闻媒体要直面工作中存在的问题,直面社会丑恶现象,激浊扬清、针砭时弊,同时发表批评性报道要事实准确、分析客观。呈现中国新闻界直面问题的品格和力量,第26届中国新闻奖推送参评及获奖作品无论从数量还是从质量上看,都是值得关注的。

  1.具有竞争力的作品具有鲜明的“问题指向”仅以本届一等奖获奖作品为例。

  一等奖作品共40件,而具有鲜明“问题意识”“问题指向”的作品多达15件,即:

  (1)《五问中国经济》(深度报道,人民日报);

  (2)《大国工匠》(电视系列,央视)

  (3)《漠视生命是最可怕的沉沦》(文字评论,衡阳晚报);

  (4)《为什么2元钱的“救命药”没有人做?》(文字系列,工人日报);

  (5)《致我们正在消逝的文化印记》(广播系列,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6)《寻找方大曾——两代记者穿越时空的对话》(广播访谈,宁波广电);

  (7)《政府敢啃“硬骨头”,市场才能有“肉”吃》(网络评论,新华网);

  (8)《马氏“兄弟”跨越20年的诚信》(文字通讯,河南日报);

  (9)《一位财政部长的两份遗嘱》(报纸副刊,光明日报);

  (10)《大活人自证活着是何方规矩》(新闻漫画,新华日报);

  (11)“视点”(新闻名专栏,经济日报);

  (12)“广安观潮”(新闻名专栏,中国纪检报);

  (13)“啄木鸟在行动”(新闻名专栏,南昌日报);

  (14)“世相”(新闻名专栏,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15)“独立调查”(新闻名专栏,大众网)。

  其余25件作品中,除国际传播,新闻版面、编排、专栏及网页设计等类别作品,以及其他作品18件之外,还有获得一等奖的作品是:

  (1)《我首批自主培养舰载战斗机飞行员拿到“海天通行证”》(文字消息,人民海军报);

  (2)《冰雪五环、聚焦冬奥——2022年冬奥举办城市揭晓》(广播直播,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3)《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主椁室考古发掘系列现场直播》(电视直播,江西广电总台);

  (4)《惊世挖掘——南昌海昏侯墓出土》(网络专题,江西网);

  (5)《我们的队伍向太阳——中国首次以盛大阅兵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新闻摄影,新华社);

  (6)《解放军报创刊60周年习主席亲手发微博向广大官兵祝贺新年》(网络专题,中国军网);

  (7)《629户人的藏乡走出359名大学生》(文字消息,四川日报)。

  呈现上述两组作品篇目,对新闻作品获奖,尤其是获得一等奖,业内通常有一种感叹:独家的“采访优势”和独特的新闻素材往往是可遇不可求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对中国新闻奖获奖因素的全面认识,其中“问题意识”“问题指向”至为关键。能够敏锐地直面现实,直面时代变革中尖锐的矛盾冲突,局于一隅的地方和行业媒体,同样有机会在参评中拿出有竞争力的优秀作品。

  2.面对问题具有“把脉问诊”的能力

  泛泛地提出问题,浅尝辄止或语不惊人不罢休地点评问题,甚至是为了表达立场和态度敷衍地回答问题,这样的新闻作品在受众眼里尤如过眼烟云。在新媒体、自媒体风起云涌的时代,面对日益深入到生活之中的网络和移动端屏读,如果报纸、电台、电视台等通常所说的传统媒体也如此“附会”,将难以避免了无声息地湮没在信息传播的大海之中。不同的是,本届中国新闻奖一等奖众多的获奖作品面对的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地沉淀在人们心里的问题,有疑虑,出现了病灶,媒体有能力拿出“问诊”的好作品。

  《五问中国经济》(人民日报)是一篇厚重的深度报道,所问所答正是当下人们最为关切的问题:一问经济增长速度回落;二问经济运行走势分化;三问经济下行压力较大;四问经济运行风险防控;五问宏观调控着力点。作品不回避矛盾,述评真实、理性、切中要害。如提到当时广义信贷和非金融类企业债务余额在GDP的占比,“在世界上处于高水平”,有针对性地提出,“局部风险该释放的也要及时释放,打破刚性兑付”;财政货币政策“不能放水漫灌,而要注重精准滴灌”,强调“归根到底靠创新,靠转方式调结构”,“要有功成不必在我的劲头”!作品发表后在读者中间产生了巨大的反响,立即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的点名表扬,仅在百度检索页面便超出136万,微信公众号阅读量累计逾2000万。中财办评价此文“江湖影响大,庙堂感觉好”,“讲清讲透了怎么看、怎么办”。

  有些具有“问题指向”“问题价值”的新闻作品,乍看初读并没有直接以提出“问题”的形式出现,但无论是当初推送参评,还是最终评定,这些作品观察现象、分析问题所表现出来的追求,以及弘扬正能量的初衷和效果都深深打动了评委。例如:

  《大国工匠》(中央电视台),这是自2015年5月1日至10月,央视在“新闻联播”和新闻频道相继推出的特别节目。一时间“工匠精神”“劳动精神”等成为社会热议的词汇,仅在新浪微博“大国工匠”话题就高达1.3亿次。央视在送评中国新闻奖的“推荐理由”中特别提到了“空谈误国、实干兴邦”,发人深省、令人思考的传播效果也是这一精彩作品的一大收获。

  《寻找方大曾——两代记者穿越时空的对话》(宁波广电集团),记述了方大曾与冯雪松前后有着80年跨度的两代记者的经历。方大曾,“卢沟桥事变”现场报道第一人,1937年9月自河北蠡县寄出《平汉线北段的变化》一文后神秘失联;冯雪松,央视编辑,15年时光“于无声处”寻找那个几乎被世人遗忘的身影。一位是在极度危险的境遇中奋力报道事件的真相;一位是不计得失不怕艰难,执著追寻先人的足迹。这一新闻素材本身所具有的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特殊视角,以及以两代新闻人的理想信念给人以鼓舞和鞭策,针对新闻界现存问题的价值和意义,引起宁波广电高度关注,精心打造的作品得到了评委高度一致的认可。

  值得思考的还有《马氏“兄弟”跨越20年的诚信》(河南日报)和《一位财政部长的两份遗嘱》(光明日报),这两件作品,实际从侧面说明了当今无论是在社会生活、经济生活还是在政治生活之中“诚信”之可贵。这可以从其他获得一等奖的作品中得到印证:如《为什么2元钱的“救命药”没有人做?》,剑指普通处方药改头换面身价便数倍数十倍的行业不诚信;《大活人自证活着是何方规矩》,讽刺官僚主义,同时也讽谕无处不在的所谓求证诚信。

  《马氏“兄弟”跨越20年的诚信》让读者在这个看似平常的借钱还债故事中感受到了诚信的力量,平凡人身上蕴藏的大美,与不诚信的猥琐和丑恶构成了鲜明的对比,也形成了有力的批判,这是评委们之所以评定这一作品获得一等奖的重要因素。《一位财政部长的两份遗嘱》,追述财政部原部长吴波生前立下遗嘱,去世后房产交公的事迹。这篇报告文学作品所表达的另一层深意,也是在直陈这位掌握着重权、管理着国家财政的领导者,能够坦诚公开并无私地捐出自己的财产,面对“反腐败斗争的形势依然严峻”这一现实,作品激浊扬清所产生的正能量,得到了评委们的高度重视。

  3.回到现场,体现朴实生活本身的魅力

  新闻作品提出问题、回答问题不是先入为主、刻意而为的坐而论道,同样也要循着生活本身的逻辑、循着新闻采访和写作的规律展开。本届获奖尤其是获得一等奖的作品,也都有着各具特点的生动呈现。初评阶段笔者是在广播组参评,评议作品首先是聚精会神地“听”,而听就是要听出这篇作品的“现场感”,体会朴实生活本身的魅力。少了现场的声音,少了被采访者的声情,哪怕作者花再大的力气“提升”作品的吸引力、强调作品的重要性也无济于事。同样,文字、电视、网络类的优秀之作也都会呈现自己独特的“现场”,因为获奖的都是新闻作品。

  什么是“问题意识”“问题价值”,可以回到对什么是新闻职业精神的追问:“倘若一个国家是一条航行在大海上的船只,新闻记者就是站在船头的瞭望者,他要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观察一切,审视海上的不测风云,并及时发出警报”。(普利策)

  三、中国新闻也要有“工匠精神”

  第26届中国新闻奖无论是参评还是最终获奖,有多件作品的主题和题材是围绕“工匠精神”展开的,而评委在讨论和评定新闻作品的过程中感慨良多的也是“工匠精神”。中国记协针对多年来业内出现的浮夸之风,决定在中国新闻奖评奖这一环节从严从实提出整改措施,其中之一就是设立参评作品审核委员会,对所有报送作品,在正式评奖之前进行“资格审查”,即在“五个W一个H”上严格把关,在“一字一句一标点,一分一秒一镜头”上顶真较真,结果本届报送作品901件,在审核这一环节就被撤销资格224件,其中江苏作品通过推荐、他荐和自荐三个渠道报送作品42件,被撤销资格15件。同时,在全部获得参评资格的677件作品中,又有173件作品因有不同程度的“瑕疵”而被降等,即规定不得入选一等或一二等奖,许多评委在评选内容和表达都十分优秀的作品时,都十分痛惜,不得不“因小失大”割爱降等。最后,到了全体评委评定出获奖作品并予以公示之后,还有33件作品因这样那样的问题被撤了下来,其中江苏作品公示16件,被撤销5件,占比近三分之一,倒在了这“最后一公里”。“细节决定成败”这句老生常谈,是这次参评中国新闻奖最为痛彻的感悟。里约奥运,中国女排夺冠,大家无不感叹精神力量。而郎导如是表达发人深省:“主要还是因为平时有扎实的训练作为基础,精神发挥力量的前提是做好每一天。没有基础,拿什么东西去拼?想拼都拼不出来!”

  四、需要打开网络的空间

  媒体融合,是眼下业内最热最受关切的话题,本届中国新闻奖网络类获奖额度达27件,最终实评获奖作品超出了全部得奖作品的十分之一。江苏在这一大类参评作品一件且最终未能获奖,成绩不够理想。但可贺的是,江苏广电总台的“网罗天下”获得了新闻专栏类一等奖。这件作品打动评委的要件就是在媒体融合上有尝试有开拓。传统媒体如何打通与新媒体、自媒体的融合之道,网络媒体自身如何在新闻呈现方面有更高的追求从而打开中国新闻奖的获奖空间,这是可以努力的方向。

  (作者为江苏省新闻工作者协会驻会副主席)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