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媒体人对新闻职业素养的“偶发性遗忘”

  ——以“唐女星被火烧”相关报道为例

  □湖南陈云霞

  【摘要】:距离哈钦斯提出的“一个自由而负责任的新闻界”已近70年,但关于新闻伦理道德问题的探讨仍在继续。本文以“唐女星被火烧事件”为案例,从结构、原因以及解决方法等方面探讨互联网环境下媒介从业人员“偶发性遗忘”的职业道德问题。

  【关键词】:悬疑新闻 道德审判 刻板偏见 偶发性遗忘 伦理监督机制

  我国新闻伦理的建设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20世纪80年代,强调维护新闻的真实性。到了90年代,反对有偿新闻的呼吁成为当时新闻界最关注的话题。21世纪初,《公民道德建设实施纲要》第六部分指出“大众传媒要大力宣扬体现时代精神的道德行为和品质,激励人们积极向上”①。今年,习近平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48字方针中提及“澄清谬误、明辨是非”②,八个字再次点醒了新闻工作者对于职业伦理的意识。

  关于新闻伦理道德问题的探讨一直在继续着,呼吁、解决方案不断被提出来③,但媒介从业者职业道德失范的现象还是时有发生。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由于经济结构的变化、从业者自身的转型等一系列原因,从业者常常被迫或是选择性“遗忘”身上担负的责任,造成报道“失范”。但也正是因为担负的这种责任的使命感,使得媒介从业者较普通人更能对自我存在中的诸如利己天性进行自觉地“规范”。

  这种在“失范”与“规范”间来回交替的局面,就造成了新闻职业素养被“偶发性遗忘”的现象。

  一、唐女星事件里“偶发性遗忘”了的媒介素养

  今年3月,唐女星和朋友在上海一家咖啡馆内疑似因使用打火机而引火烧身。咖啡店表示,店员帮忙灭火并拨打120,之所以起火可能是该女星穿着丝袜;而周边店的老板表示是自己第一时间发现着火,并进行施救;一些网友质疑是女伴因爱生恨故意纵火,有人怀疑女伴是团队内成员。由于处于监控盲区,事发时的情形并没有直接证据。④

  整起事件自微博上路人的拍摄发起,在新媒体平台上首先形成讨论的声势,以论坛、评论等为依托爆发第一波热议。初步采访时,咖啡店、周边店、路人反映情况众口不一,而记者忽略了深入、细致的采访和调查,使新闻的事实呈现、叙述方式都出现了偏差。

  随后,事件的真相处于未明的状态时,不少媒体刻意“遗忘”职业道德约束,没有经过详细的调查就盲目转发、评论、添油加醋,有的虽然制作了带有推测性字眼的“疑”“传”等标题文字,但仍有迎合受众追求“奇观”“热闹”的心理。不少媒体甚至通过选取图片、影像以及组词的方式,有意塑造咖啡店与唐安琪、唐安琪与女伴、唐安琪与团队内成员等的各种“冲突”。如先是一面倒地谴责咖啡店不施救的行为,认为其有意抹黑艺人。之后又出现另一种一面倒的声音,去批判冈本白贤,甚至去扒其个人资料做相关分析与推测。随着疑似冈本白贤的人站出来表示自己并不知情,再加上证据指向不足,喧嚣才渐渐散去。

  整起事件通过议程设置,在全社会掀起一轮又一轮的讨论热潮,期间经历了多次戏剧性反转,怀疑、抨击对象从女星自身的“玩火引燃”变为咖啡店的“不管不顾”再到“潜在同性对象”冈本白贤的“因爱生恨”,媒介一次次制造悬疑,建构“丝袜易燃”“店家未施救”“友人观望”一系列的假想凶手,最后在官方“勿造成二次伤害”的声音里成了“悬疑”。

  二、“偶发性遗忘”出现的原因

  近几年,媒体竞争激烈,功利主义、消费主义横陈,一些媒介从业者不得不被迫或是选择性地将最基本的客观、公正的原则“遗忘”。

  1.角色意识的模糊化

  互联网时代,远距离和虚拟空间的媒介传输建构起一个与现实社会相对应的拟态空间,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媒介环境加深了这种角色意识的不清晰。角色意识的模糊化,使得从业者的思维与行为方式同时具有道义论和专业主义两种性质,而这两种性质提供的标准是不同的。受众习惯于从道义论出发,从人情的因素去判断某些行为是否道德。而从专业主义角度看来,媒介从业者担负着导向与政治正确的立场、客观与周全的职业原则、激浊扬清与人命关天的舆论监督责任,这往往要求从行为本身的特性、环境的需要等各方面去作周全的考虑。当道义论和专业主义发生冲突时,为了迎合受众,就会出现类似于“媒介审判”的现象。比如“唐女星被火烧”事件里,警方一开始声称是打火机漏油,但在舆论质疑“丝袜不可能烧成火球”之后,又提出“系1名女子与其女伴因纠纷引发争执”的结论,并或多或少在舆论压迫下对“嫌疑人”冈本白贤进行了调查。⑤媒体以媒介审判的方式迫使调查人员重新更改对于结果的判断,从恐慌到气愤再到疑惑的网络围观,人们情绪一次次被挑起来又一次次落下去,在声讨不明、虚无的“真相”的过程中,媒介利用剧情“反转”占尽了读者的注意力,使一场悲剧成了公众舆论的“狂欢”。

  2.根深蒂固的刻板偏见

  事发后有媒体将注意力转移到同行友人身上,“事发当时就趴在栏杆上看着她奔到楼梯口求救,也不伸出援手,不但没有陪同就医,之后也没有到医院探视,行径相当诡异”⑥,并且还扒出了友人冈本白贤的个人信息,出现了“来头大”“同性恋”“因爱生恨”等带有记者主观臆断色彩的判断。

  随着媒介技术的进步以及对生活的全面渗透,整个社会都加深了对媒介塑造的经验世界的依赖。但如镜子有边框一样,媒介也有边界,有限的视角终究呈现不出全面的、立体的、动态的空间原貌,展现不出深藏于表象下的、更为复杂的社会关系。简·雅各布斯提到,城市的“火光”只能照射到一个有限的范围,致使城市的某些地方似乎“消失”了,这些不完整的视觉体验,在人们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占有、使用媒介时,影响了人们对城市结构与形式的感知。

  在信息海量无从选取的沉浸时代,读者对于“标准”的审美疲劳已趋近饱和,越是颠覆常识的“奇观”⑦往往越能达到良好的传播效果,而大多数传播环境中,处于话语弱势、地位边缘的“同性恋”族群自然免不了受到主流媒体的刻板再现,甚至被主流文化编码为“奇观”。

  3.正在流逝的职业热情

  在互联网渗透生活的今天,距离哈钦斯提出的“一个自由而负责任的新闻界”已近70年,关于新闻伦理道德问题的探讨仍在继续,但距离实现自由和负责任之间的均衡却还很遥远。

  唐女星被火烧的报道当中,对于同一个事件出现了“咖啡店”“路人”“周围商铺”等多个叙述声音,经历了多种传布渠道,而于不同的受众而言接收理解方式也不一,传播者大都没有深入调查,多为转载引用甚至添油加醋、主观揣度,记者针对事件真相发表的言论“超过他对该话题的了解”⑧,为完整呈现事实增加了难度。

  早在1904年梁启超为《时报》撰写发刊词时,就认为“纪事以确为主,凡风闻影响之事概不登录”,他在《论报馆有益于国事》中也抨击了“闭门口造、信口以谈”会导致推诿、敷衍以及对风险、责任、法规的扭曲的现象。“扯淡比撒谎的技术含量低”,“它会消磨掉人类严肃说出的各种价值,进而解构各种具有价值的事情和生活”,“扯淡是可怕的,会毁掉精神和情感”。⑨在传统媒体日益式微的今天,如果越来越多的“业余生产者”填补优秀从业者离开的行业空缺,越来越多的媒介从业者对职业规范“不以为意”、对理想道德“漠然懈怠”,越来越频繁的“扯淡”将逐步消解媒体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媒体行业的发展也将越发地举步维艰。

  三、减少“偶发性遗忘”的方法初探

  普利策曾在《北美评论》上提出新闻自律的方法:“最高尚的理想、最严谨最求真理的渴望,最正确丰富的知识,最忠诚的道德责任感。”网络时代加剧了“记者既是职业人又是普通受众”的立场矛盾。作为受众的记者面对事件,有借助个人账号、掺杂个人观点的情绪正常,但依托记者的公共身份见报的内容关乎职业尊严,情绪化不得。

  作为媒体从业者,一方面,要设身处地,将自己置于受众立场考虑是否是符合社会价值观的“喜闻乐见”。但对“喜闻乐见”的认识往往是片面的。媒体报道时要适应新的变动的职业伦理的发展,平衡受众的期待、职业乃至社会道德需要,提供可行的监督和意见表达,而不是止限于重现灾难、描述悲情或者是单纯迎合世俗化口味。另一方面更要明确自己作为职业人的性质,避免滥用、私用公共资源。张季鸾的“四不”中就提到过“除愿终于报纸固有之职务外,并无私图”的“不私”原则。作为公共沟通的平台,应区别于公众视角。两者角色发生冲突和矛盾时,则多考虑责任问题、社会效果,不可一味地迎合受众。

  对于一些网络热点事件,编辑未经核实就大量转发、评论,人为制造吸睛效果,也体现出把关上的失职。王韬《论时报渐行于中土》有言:“顾秉笔之人,不可不慎加甄选。”这也提醒,当前媒介从业人员中出现“偶发性遗忘”,源自媒介素养仍然不足。UGC时代下大规模“业余化生产”也带来了新的伦理问题的挑战,衡量新闻更要关注人才的价值观念和专业主义精神的塑造。

  互联网时代,微信、微博以及各大内容分发网站纷纷走向开放,发布的平台增多,传播的竞争焦点再次转向内容为王。“Papi酱”“咪蒙”从市场估值来看无疑是新媒体经营“成功”的典范,前者是通过短视频工具追逐社会热点、敢于说话,后者是依据文本叙述来颠覆固有价值观、力求观念新颖。当下,“吐槽”的风格很受欢迎,“贫穷+平胸”的恶搞以及对传统价值标准的吐槽迎合了“二次元”“年轻人”群体的“屌丝”“叛逆”心态,内容的创新也确实通过这种“奇观”的形式得以实现。但依靠这种仅仅停留在吐槽、谩骂、恶搞等形式的“奇观”式价值观所聚合起来的社群,似乎不是主流文化所能接受的,也不是长远之计。

  同样的,唐女星火烧事件里,媒介通过给“同性恋”群体冠上“污名”、审视明星的“丑态”而制造的“奇观”也是如此。媒介具有致力于消除主流对于边缘人群的偏见、促进融合的功能,必须要重视文化多元化所产生的信息传播平衡问题,减少由主流视角引起的刻板成见、信息误读。在报道内容上,多向“如何避免火灾隐患”等方向引导,以带来更好、更安全的生活为报道目的。

  (作者单位为湖南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参考文献:

  ①罗彬:《新闻伦理与法规》,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6(1版),9。

  ②人民日报评论员:《把坚持正确政治方向摆在首位——二论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重要讲话精神》,人民网·观点,2016.2.22。

  ③杨秀:《新闻媒体、记者权利保障视域下新闻业监管规范的现状及问题反思——兼论设立新闻道德委员会的意义》,《国际新闻界》2014.6期。

  ④《SNH48成员唐安琪与女伴起争执全身着火》,凤凰娱乐2016.3.2,http://ent.ifeng.com/a/20160302/42583715_0.shtml。

  ⑤胡梦莹、李小丫:《唐安琪烧伤事件真相引猜测宣传:都只是臆想》,腾讯娱乐2016.3.5。

  ⑥《唐安琪被烧伤的真相到底是啥那个女伴消失了?》,娱乐-腾讯网2016.3.5http://ent.qq.com/a/20160305/037433.htm。

  ⑦布卡特曼著,黄石译:《奇观、吸引力和视觉快感》,《电影艺术》2011年5期,107-112。

  ⑧⑨赵汀阳序:《扯淡与无稽之谈》,法兰克福:《扯淡论》,译林出版社2008年,6-8。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