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媒体内容和表达创新的实践探索

  直面热点权威引导

  我们现在处在社会热点频发时代,网上热点不断,有时候接二连三,吸引着亿万网民。此时传统媒体如果选择远离热点,就会自我边缘化。群众在哪里,主流媒体的新闻宣传就应该到那里,并且要直面热点,力求还原真相,回归常识、科学和真理,进行有说服力的权威引导。

  应该说,这是新媒体带来的第二个挑战。有学者据此提出了传统媒体好新闻判断标准的变化,就是与热点的契合度。因为社会大众绝大多数都是关注社会聚焦点的新闻,传统媒体也必须适应这一新态势。媒体界同行的前沿实践者也认为,凝聚共识,是媒体当下的重要职责,面对热点,理性介入,高屋建瓴,引领舆论,力求形成共识,这是传统媒体的应有选择。

  今年的中国新闻奖获奖作品,很明显地呈现了这一趋势。比如这次文字新闻评论一等奖,被湖南《衡阳日报》拿去了,标题是《漠视生命是最可怕的沉沦》。湖南“邵东18岁少年杀师案”震惊全国,网上议论潮涌,传统媒体上也评论纷纷。《衡阳日报》评论就此热点单刀直入,展开论述。作者去看守所采访杀师少年,他声称“我从来没有把他(指被杀老师)的命放在心上”。他对别人生命如此漠视,对自己生命也视同草芥。在与记者的交流中,他说,理想的生活是“一个人住,看小说,混吃等死”。案发前一晚,他突然笑着对室友说,自己“大限将至,阳寿已尽”。这些话语既令人不寒而栗,又让人忧虑,发人深思。评论由此联系到此案发生前一个半月,邵东还发生过三个未满14岁的少年入室抢劫杀害一名女教师的惨案,文章由此提出一个观点:漠视生命正在一些青少年心中萌芽。随着层层剖析,步步深入,评论强烈呼吁,在青少年学生群体中开展生命教育已刻不容缓,必须加强对生命珍惜的教育,必须让他们了解生命的真正意义和担当。应该说,这是就一个全国性新闻事件,一份地级市报的一个很有担当的行为和一篇很有见解的评论,一等奖是实至名归。

  《工人日报》得一等奖的一组系列报道《为什么2元钱的“救命药”没有人做?》,针对的是一个长期存在的热点。来自辽宁的白血病患者安宁骨髓移植后连续发烧两个月,情况危急。他急需拿到一种已停产的名为复方新诺明针剂的廉价“救命药”,却遍寻不得。安宁的求助信息在一个公益记者联盟微信群中传开后,工人日报记者除了积极帮助安宁找药,还针对廉价药难寻这一现象展开了追踪报道。这一系列报道牵出医药市场面临的一个现实难题——廉价药在市场上买不到,在医院里也难找到。该组稿件完整地报道了廉价药在生产、销售等多个环节存在的问题,采访深入、时效性强,尤其是信息权威,探讨的解决之道有可行性,显示了传统媒体的优势,也吸引了网络媒体的参予。

  扬州电台的消息《我和总理共“问诊”》,也荣获一等奖。这篇报道好在哪里?基层医生评职称论文外语优先是长期存在的现象,怨声不少。全国人大代表、苏北人民医院院长王静成,利用参加全国两会的机会,就此当面向总理建言。作为市级台,敏锐地抓住这个热点,从内容和表达上把这条消息做得很精彩。王静成向总理反映,要医改成功,必须有医务人员的积极性,要医务人员有积极性,必须把职称评定大问题解决。在这点上,把职称问题直接与医改能否成功联系起来,是这条新闻在深挖上面的特色。第二个,这条新闻,同期声用得好,展现了真实生动的对话,使听众如临现场,尤其是总理的两段同期声选用得很好,所言既是“问诊”关键,又能充分体现总理求真务实的作风。

  此外还有江西西汉海昏候大墓开挖直播报道,有广播直播、网络直播等,都获了一等奖,因为这不仅是全国关注,世界也关注,这是整个社会舆情关注的热点,传统媒体当然应该做好报道。知识性新闻地位上升

  业内有种见解:传统媒体行业低端产能过剩,用户渴求优质内容服务,内容需要一场供给侧改革。优质内容,将成为核心竞争力。那么,什么是优质内容?人民日报媒体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负责建设人民日报全媒体平台(中央厨房)的叶蓁蓁认为,有四种内容是当前应该做的。第一是关于知识和科技的,其它三个方面分别是:利益需求,情感需求,价值(人文)需求。

  这次中国新闻奖作品,两个方面比较明显,一个是知识性新闻地位上升,第二个是人文新闻量增加很快。文字消息一等奖是《四川日报》的报道《625户人的藏乡走出359名大学生》。该文是记者长期驻守藏区调查思考积淀之后,在“走转改”活动中翻越雪山深入偏远藏乡抓到的“活鱼”。当前,少数民族地区相对落后,一个重要原因是群众受教育程度低,这是藏区发展的现实短板。这条消息以讲故事的方式,反映了发展教育、培育人才,是落实中央关于“富民兴藏、长期建藏、凝聚人心”等治藏方略的重要基石。同时,该消息叙述生动,既抓住了村民因不识字在电话簿上画碗筷这样的生动细节,也反映了贫困家庭卖牦牛筹学费的现实困境,还描述了每户村民凑一两百元资助大学生家庭这样的温情故事,这些有冲击、有感动、有希望、有光明的细节,把“教育促进发展、知识改变命运”的观点,有效地融进了全文,给人深刻印象。

  这次广播专题的一等奖是湖南广电广播传媒中心制作的《青蒿变成“黄金草”——屠呦呦湘西扶贫之路》。2015年10月,屠呦呦因为发现青蒿素治疗疟疾的新疗法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消息传来,一时间“屠呦呦”和“青蒿素”成为各大媒体竞相报道的焦点。记者了解到,湘西地区是湖南青蒿种植的集中区域,湖南还是全国第二个青蒿素生产省份。在采访中,记者更进一步了解到,湖南的青蒿素科学提取技术最开始就是屠呦呦以技术扶贫的形式带来的。屠呦呦经过严格化验,确认湘西的青蒿草青蒿含量高,且容易提取、杂质较少,就全力扶持当地制药厂生产青蒿素。十年中,屠呦呦多次奔赴湘西,为之倾注了大量心血,技术转让费只象征性地收了2万元资料费,相当于当时市场价的二十五分之一。现在,湘西地区的青蒿产业每年给普通农户带来的经济效益超过两个亿,大山深处的湘西人,早已走在了脱贫致富的道路上。

  这两篇一等奖作品,文字消息反映的是知识带来命运的改变;广播专题反映的是让技术均衡地传播,带来财富的增长和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它们导向有力,传播效果好。

  今年以来,知识性报道地位在不断地上升。从今年4月左右的山东疫苗事件开始,到5月初魏则西事件、后来的雷洋事件等,在这些热点新闻里面真正成为舆论风暴眼的基本上都是知识性网站,比如腾讯旗下的知乎网、果壳网等。当然,化解热点,帮助人们从科学、知识、理性角度看待这些事件,大部分也是靠知识性报道。由此可见,提升知识性新闻的地位,很有针对性,很有价值。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