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穿越吧》对于西部卫视突围的样本意义

  □甘肃 徐叶芊

  【摘要】:在省级卫视综艺真人秀节目的白热化竞争格局中,四川卫视《咱们穿越吧》以较高的收视率和良好的口碑一枝独秀,成为西部省级卫视真人秀的典范之作。《咱们穿越吧》在创作理念、创作核心和创作风格上的尝试,对当下真人秀节目的创作趋向,尤其对西部台综艺节目的研发,提供了具有参照意义的坐标。

  【关键词】:西部卫视 真人秀 《 咱们穿越吧》 核心竞争力

  2016年6月19日,《咱们穿越吧》第二季在四川卫视播出。早在2015年 7月,这个号称“国内首档历史体验真人秀”的综艺节目就历经三个月,CSM50城市网收视排名从开播时的第18位一路上升至收官时的第3位,网络总播放量突破10亿大关。第二季的CSM35城市网收视排名更是一度攀升至第2位。更重要的是,《咱们穿越吧》播出之后广受好评,除了网上自发替节目宣传的“自来水”之外,《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大公报》等主流媒体都对节目给予了推荐性评价,实现了市场和口碑的双丰收。

  面对当下异常激烈的卫视竞争和复杂的综艺乱象,对于地处西部的非一线卫视来说,四川卫视能够通过《咱们穿越吧》取得这样的成绩,实属不易。《咱们穿越吧》是基于怎样的背景产生的?这档节目和其它遍地开花的明星真人秀有什么不同?它对西部卫视和当下的综艺热潮有何启示?本文尝试作浅显的分析。

  一、卫视竞争的“马太效应”和综艺“限真令”——《咱们穿越吧》的创作背景

  省级卫视常常处于内外受困的境地。由于立足本土,辐射全国,它们既不能像市级台进行纯粹“本土化”的经营,也不能像央视一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资源。

  对于四川卫视来说,一大困难就是一线卫视和二三线卫视之间的“马太效应”持续发酵。从CSM媒介研究2015年的数据来看,全天市场份额排名前5位的卫视频道就占到了整体累计份额的40%,且高于2014年;而同年大多数省级卫视份额数据则低于2014年①。一线卫视通常具有强大的资本优势、地缘优势以及较高的节目制作水平,并以此形成良性循环。而缺乏顶级制作团队和累积优势平台的非一线卫视,尤其是自然条件、经济实力和人口素质等方面都处于劣势的西部省级卫视,则显得越发吃力。四川卫视所面临的另一大困难,是随着2015年“一剧两星”政策的落实和资本市场的深度介入,综艺节目成为卫视的“新宠”。数量上,全国31家卫视频道在2015年新制作的真人秀节目高达200多档,比2014年几乎翻了两番②。收视上,根据CSM媒介研究的数据,2015年的综艺节目收视比重由2014年的11.4%提升到13% ③。不过,由于平台的局限,试错空间小,对于地处西部、位于第二梯队的四川卫视来说,花大力气推出的新节目一旦效果不佳,就会给卫视带来不小的损失。

  另一方面,近年来,国家一直在倡导文艺要发挥应有的社会功能,而不能在市场化浪潮中迷失方向。为了刹住真人秀的“野蛮生长”,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在2015年7月发出的《关于加强真人秀节目管理的通知》,要求真人秀节目要丰富思想内涵,弘扬真善美,传递正能量,实现积极的教育作用和社会意义。针对当前综艺节目出现的一些缺陷,通知要求真人秀节目要发挥好价值引领作用,贴近现实生活,植根传统文化,避免过度明星化和过度娱乐化的倾向。《咱们穿越吧》的开发早于《通知》的出台,但其播出恰逢其时,成为真人秀植根传统文化、做好价值引领的典型之作。

  二、从“天下故事”到“中国爱”——《咱们穿越吧》与四川卫视文化内核的契合明晰的品牌形象是省级卫视发展的必要元素。一线卫视频道目前都已经形成了比较鲜明的风格定位,比如湖南卫视青春盎然的“快乐中国”、江苏卫视老少皆宜的“情感世界幸福中国”、浙江卫视充满人文气息的“中国蓝”等。相比而言,二三线卫视的定位则更加模糊,再加上平台所限,公众形象也不够鲜明。西部卫视要以相对弱势的资源去争取更多的受众和利润,就必须做差异化竞争。

  有别于一线卫视的都市化、娱乐化风格,四川卫视以纪实故事、民生公益和民族文化见长。这样的定位对资本的要求较低,也符合四川作为西部社会文化重地的特色。2011年,四川卫视从“5.12”抗震救灾精神中吸取灵感,将频道主题改版升级为“中国爱”,在泛故事化叙事风格的基础上,内容更加注重国计民生、民族文化和公益事业。基于此,《咱们穿越吧》通过故事了解历史,通过体验传承文化,通过娱乐接受教育,契合了对四川卫视近年来的品牌培养。可以说,“中国爱”是节目的内核,而“天下故事”是节目的包装。

  因此,虽然《咱们穿越吧》购买了韩国tvN《时间探险队》的版权,但是其对原版节目做了很好的“中国化”和“故事化”改造。一方面,为了突出“故事性”,节目不仅在名字上将“穿越”的概念嫁接到了真人秀当中,而且将嘉宾的每一项任务置于一段剧情当中,并由大量的NPC(“非玩家控制角色”)串联起来。另一方面,除了第一单元“史前文明”和韩国原版高度重合,其余所选取的历史背景和其中包含的文化底蕴,都是富有中国特色的。

  三、“无底蕴,不穿越”——《咱们穿越吧》的核心竞争力

  从第二季开始,节目打出了“无底蕴,不穿越”的口号。这不仅仅是指节目挖掘中国历史上的瑰宝,意涵深远;更意味着制作团队将无形的“底蕴”通过各种手段落到实处,让参与嘉宾和观众切身感受到“穿越”历史的魅力。

  1.题材选择:历史故事,现实意义

  《咱们穿越吧》在开播之初就打出了“国内首档历史体验真人秀”,在一众真人秀节目当中独树一帜。每一次“穿越”不仅是回溯历史,也是挖掘传统文化,比如“南宋书院”单元的“曲水流觞”、“明朝戚家军”单元里的“鸳鸯阵”等。除了体验历史,节目的内核实际上是观照现实。比如2015年的“唐朝丝绸之路”单元就契合了“一带一路”的当代战略构想,让今人深入了解古代丝绸之路的形态、功能以及古代国际交流的不易;2016年的“明朝戚家军”单元,重现了古代军队驻守海防、抗击敌寇的英勇气概,这在我国加紧维护海权的背景下有了更加深刻的涵义。

  2.嘉宾表现:亦庄亦谐,节制有度

  明星及其之间的人际关系是许多真人秀节目用来吸睛的手段,效果却常常喧宾夺主。《咱们穿越吧》放弃了“唯大牌论”的理念,除了第一季的张涵予和第二季的张卫健、杨千嬅这三位老牌艺人,其他嘉宾都不算大牌。沈腾和宋小宝为节目增添了最多的笑点;另两位女演员各有千秋,黄小蕾开朗泼辣,海陆内秀软萌。三个年轻男演员——于小彤叛逆、杨旭文忠厚和来自韩国的金圣柱呆萌,人员搭配得当,互动生趣。

  制作团队对待嘉宾也节制有度。一方面,嘉宾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被限定在“穿越”后的情境范围内。这也正是这个节目和大多数剧情化综艺真人秀的最大不同。《咱们穿越吧》中的嘉宾大多在重大历史场合中体验的都是小人物。他们不会对历史事件起到决定性的影响,反而是历史事件规制着人物的行为。另一方面,制作团队没有着意刻画嘉宾之间的关系,更没有刻意制造或者渲染“不和”或“cp关系”(人物配对),在叙事的主题上没有喧宾夺主,保证了“穿越”过程的原汁原味。

  3.制作包装:情景还原,夹叙夹议

  《咱们穿越吧》的前期准备工作扎实有效。制作团队通过道具和NPC(“非玩家控制角色”)营造历史氛围,帮助嘉宾迅速进入状态,成为节目的另一看点。

  道具大多做得非常逼真。比如“清朝晋商票号”单元中展示了票号为了防止钱财失窃熔铸千两白银做成名叫“没奈何”的大球,虽是道具,也着实让搬运“没奈何”的嘉宾费了不小力气。

  在NPC方面,制作团队以多人参演的方式串联起整个“穿越”的过程,这也是《咱们穿越吧》在原版韩综基础上改进的结果。这其中,总导演张国立在每个单元都客串了故事的核心人物,不论一族之首,还是一军之将,推进了每一个剧情环节的开展。李启明等资深专业演员也在节目中客串过角色。除此以外,一些包括群众演员在内的非专业演员都为节目增色不少。其中,涉及到一些专业性较强的角色,节目组会邀请专业人士亲自上阵,比如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郦波就两次出演“教书先生”,教“郑家女眷”弹棉花的师傅实际上已经有了四十年的工作经验。再者,嘉宾们在现实当中的亲人也有可能一起“穿越”,比如在“明朝郑义门”单元化身“郑家三少奶奶”的海陆就忽然遇到自己的母亲以“三少奶奶的母亲”的身份出现,这段情节出人意料但嘉宾们的反应真实而又感人,成为整个单元的一个亮点。

  在节目的后期制作上,《咱们穿越吧》难得地将电视剧式的娱乐性和纪录片式的严肃性融合到一起,形成一种夹叙夹议的叙事方式。在每一处含有历史知识的地方,节目都会通过动画短片、嘉宾采访、专家介绍、旁白、字幕等多种视听元素进行呈现,将幕后数十位历史专家的顾问工作推到台前。同时,航拍、俯拍、跟拍等多种拍摄手段的并用,也使得节目的视角更加开阔,视觉冲击力和观赏性大为强化。

  四、既“有意思”,又“有意义”——《咱们穿越吧》对真人秀热潮的启示

  所谓“有意思”,就是综艺节目的娱乐性,要求节目应该给观众带来愉悦的审美体验和情感体验;所谓“有意义”,就是综艺节目的教育性,要求节目应该帮助观众获取知识,培养优良的品格,树立正确的价值判断。“有意思”是包括真人秀在内的综艺节目的第一层追求,而且对于当前比较热门的节目来说,能够做到这一点并不难。而“有意义”这个目标,在很多节目中是被弱化了的;既“有意思”又“有意义”的节目,更是少之又少。

  《咱们穿越吧》在题材、嘉宾和制作等三个方面构成的核心竞争力,对当下综艺热潮颇具启示意义,尤其对于资金和区位优势均有缺位的西部电视台来说,如何用有限的资源获得最大的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并重,是电视台打好综艺突围战的关键议题。

  一方面,真人秀节目要摒弃“大牌思维”。

  由于资金难以企及少数一线卫视的水平,“把钱花在刀刃上”更应该是大多数卫视在制作真人秀节目时应考虑的重点。所谓“刀刃”不在于明星嘉宾,而是精心打磨的前期筹备、扎实稳健的中期拍摄、灵动创新的后期制作。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说:“真人秀要转变靠名人明星才能博取收视的陈旧观念,摒弃讲排场、拼明星的错误做法”④。过分追求“明星效应”和“粉丝经济”,一味邀请演艺明星,有些一线演员甚至参加至少两档真人秀节目,不仅扰乱了影视行业的正常秩序,而且对于经济实力没那么雄厚的西部电视台来说也不现实。因此,像《咱们穿越吧》这样的真人秀节目反而能够因为对节目本身的精耕细作而异军突起。

  另一方面,真人秀节目更要注重内容开发。

  正如田进所言,当前的真人秀节目存在同质化、过度娱乐化、重引进轻原创等问题⑤。这主要是节目制作方走捷径、赚快钱,重经济效益、轻社会效益。然而,即便西部电视台模仿少数一线卫视的成功样本,也会因为种种条件的限制而难以达到同样的效果。因此,四川卫视的《咱们穿越吧》,制胜法宝是独辟蹊径的题材。实际上,当前一线卫视的综艺真人秀节目往往带有浓厚的现代化和都市化的色彩,而对于民生、公益,以及传统文化等题材的利用不过是节目设计的外衣而非内核。西部卫视恰好可以像《咱们穿越吧》一样,反其道而行之,对传统、民族的内核加以现代时尚的包装。更何况,西部地区的风土人情和社情民意,本身就是一道道多姿多彩的风景线。从这个意义上讲,西部卫视着力于开发、挖掘本土文化资源的富矿,当大有可为。《咱们穿越吧》第二季的“蜀山侠义传”单元中,节目组就将南梁时代天下乱世放置在四川特有的峨眉风光和蜀山文化结合之中,在传承历史的同时充分凸显了本土资源优势。

  习近平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指出:“一部好的作品,应该是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文艺不能当市场的奴隶”,“优秀的文艺作品,最好是既能在思想上、艺术上取得成功,又能在市场上受到欢迎”。真人秀不能只提供热闹、幻想和谈资,而是应该追求更高的审美品格。当下,各卫视台真人秀节目的同质化倾向严重,“撞车”的尴尬难以避免,观众也因为审美疲劳开始消解追捧的温度,火爆的真人秀节目或许终会“退烧”。但既有文化审美、思想审美,又具艺术审美,能讲好故事的节目,将进一步彰显其优秀品质的生命力。《咱们穿越吧》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为真人秀节目的健康发展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作者单位为天水广播电视台)

  参考文献:

  ①③封翔:《媒体融合进程中的电视力量——2015年中国电视收视市场分析》,《现代传播》2016(4):4。

  ②黄绿蓝:《中国真人秀节目的现状及发展路径》,《视听》2016(3):28。

  ④⑤陈原:《娱乐节目:如何有意思又有意义》,《人民日报》2015年9月10日第18版。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