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迟到的新闻, 只有迟到的新闻人

  □徐 勇

  时政报道是党报的压箱宝。在我国移动互联网用户已经超过9亿、纸质媒体面临重重挑战的今天,能不能通过不断创新为读者提供富有黏性的、稳态的、高质量的时政报道,直接关系着党报能否在融媒体时代继续保持自己的舆论引领地位,关系着党报的生死存亡。党报要想图生存、谋发展,时政报道必须改革、创新。

  从新华日报现有的版面格局而言,在每周80个日常版面中,要闻、焦点、国内、天下等有时政报道内容的版面就占了30多个,加上其他版面中的时政内容,我们的时政报道堪称占了全部版面的半壁江山。如果说时政报道和各类主题的深度阅读分别是报纸的左右脸、两条腿的话,时政报道质量上去了,我们的报纸就至少有半边脸漂亮了、有一条腿站住了;如果通过时政报道的改革创新,带动本报新闻报道整体的创新和提高,那么,我们完全可以期待它能取得1+1大于2的效果。

  应当看到,经过报社党委和编委会多年来的锻造,新华日报的时政报道有着丰厚的积淀,从报社领导到一线记者、编辑,我们有一支经得起摔打、勇于创新并善于创新、完全能立上时代潮头的采编队伍。近年来,由集团领导亲自策划、直接指挥的全国和省“两会”报道的全媒体矩阵、全国七大媒体联盟看青奥、“正义之胜——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全媒体大型新闻行动以及我们目前正在力推的“纪念长征胜利80周年”主题报道等一系列创新动作,都取得了很好的社会反响,充分证明了我们这支队伍的创新实力。省委书记李强主政江苏以来的短短两个多月中,我们推出了署名“辛苏”的短评、“调结构转方式来自企业的报道”等相关栏目,也都是时政报道创新的成功实践,受到了各界普遍好评。

  但是,重要节点的突击式创新,不能代替久久为功的日常创新。一张报纸能否在读者中生存,能否拥有足够的黏性,更多地取决于日常报道。回顾我们近来的日常新闻报道,不可否认,存在着创新思维钝化、退化的倾向,主要表现为新闻视野狭窄、新闻思维僵化、新闻语汇老化、版面呈现手段单一、版容版貌不够丰富多彩。以新闻语汇为例, 3 年前报社编委会曾经下发了《下大力气改一改自己的话语方式》的简报,列举出了新闻报道中应尽量避免使用的包括81个词汇的“黑名单”。这是党报对时政报道常用词语库进行的一次“大扫除”,一度时期的确清除掉了版面上一些不合时宜的陈词滥调。但是,时隔3年多,我们再来回头检视,“黑名单”上一部分词汇又开始回潮;一部分曾经有些新意的词汇又变成了新的“老套”;诸如“日前”“近日”“前不久”这样语焉不详的时间代词,又开始频频见诸我们的报端。再比如,“带着……奔小康”“……路上不让一个人掉队”“……之路越走越宽”“……地方打响……战役”,类似这样已经沿用数十年的新闻表述,在我们的稿件中仍比比皆是、不绝如缕。每逢一定的时间节点,还总有一些应时应景式的稿子,除了时间和部分细节以外,报道的对象、报道的事情甚至连使用的标题都和二三年前发来的稿子一个样!

  新闻语汇老套和贫乏的背后,是新闻采访肤浅和滞后,是因循思维、惰性思维在作祟。如果不锐意创新,打破因循思维和惰性思维,努力让我们时政报道的思维、视野和语汇走在读者的前面,那么,在移动互联网主导的融媒体时代,我们的报道、我们的报纸终将失去最后一批读者!借此机会,我对改进和丰富我们的时政报道提几点建议:

  一、牢固确立新闻人永远在路上的理念,用新闻作风的转变带动时政报道的创新。从目前党报的实际来看,束缚我们新闻创新的因素,除了惰性思维外,主要是自我束缚,走不出狭小的“朋友圈”——新闻采访和思维陷在部门和地方长官等“关键少数”的“朋友圈”里出不来。但问题是,关键少数的“朋友圈”有了,基层干部和群众的大“朋友圈”却小了,键对键、线对线、手机对手机的采访多了,真正深入一线现场面对面的采访少了。要鼓励记者到丰富多彩的社会生活中采写带露水、带泥土气的时事新闻,真正做到像总书记在“2·19”讲话中倡导的那样,把“鲜菱笋”“活鱼虾”奉献给读者。如果记者心里只惦着“关键少数”,没有基层干部群众和读者这个大多数,就是再好的新闻线索和选题,也接不了地气,出不了新意。

  事实上,走出去才有新闻,这也是被我们的报道实践所反复证明了的。长征已过去了80年,但是,当我们的记者踏着红军的足迹千里寻访,把我们带到“涛声依旧、古渡犹在”的金沙江边,带到毛泽东当年写《七律·长征》时使用过的桌子和油灯前的时候,我们对长征、对《七律·长征》这首诗,显然多了一份感悟、多了一份亲切;诺曼底登陆已过去了72年、和我们远隔千山万水,但是,当我们“正义之胜”报道组的记者带着读者一起登临血色长滩、触摸战争留下的弹坑、听亲历者家属现场讲述72年前的往事的时候,我们又何曾感到了遥远。这就是“走出去”的力量,深入一线、深入现场的力量!这也充分说明:“没有迟到的新闻,只有迟到的新闻人!”

  二、充分发挥党报的资源优势,在做好规定动作的同时,加强相关自选动作报道,进一步拓宽时政报道的新闻视野。党报时政报道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领导人的活动报道,以及党委、政府的会议、政策报道,这也是公众和读者最为关注的新闻源。事实上,就地方党报而言,在省、市、县各层面,主要领导人的重要活动、重要会议、重大决策出台的方方面面,都蕴含着公众关注的丰富的经济、社会、民生信息,都是我们做好时政报道的重要富矿。李强书记到江苏后,我们在做好书记活动“树干”报道的同时,深挖“根须”、广采“枝叶”,做了大量延伸报道,既很好地宣传了省委的意图和精神,又丰富了我们的时政报道内容,增强了在读者中的黏性。相比而言,我们对省政府资源的开掘还不够到位。特别是省政府常务会议有关经济发展、社会公共事业、民生保障等读者关注度较高的内容,我们基本上还停留在会议报道的层面,跟进一步、深挖一锹的发掘还比较少,建议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能延伸的要多延伸,能落地的要尽量落地。

  三、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强党中央、国务院重要决策和重大部署的报道。宣传党中央、国务院的重要主张和决策、部署,是我们党报得天独厚的舆论优势。近些年我们的版面在宣传中央精神这方面比较充分、透彻,但对国务院的重要部署重视不够。大多数国务院常务会议有公众关注的国计民生内容,但在通常情况下我们对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报道是放在国内版的边栏,占个微头条,几乎完全淹没在众声喧哗的社会新闻中。建议今后国务院常务会议如果有公众关注的重要内容的,应尽量上一版;有关国务院总理的重要活动的新闻也可以上一版。毕竟,这方面的时政新闻拥有很高的社会关联度、公众关注度。版面安排上,在省内新闻安排与中央新闻安排上有矛盾的时候,要向中央新闻倾斜。

  (作者为新华日报编辑中心副主任)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