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进供给侧改革, 提供优质高端的时政新闻

  □任松筠

  时政报道是重要的新闻源,为广大读者所普遍关注。优秀的时政报道,能够起到宣传党委政府的政策、传播高端权威的信息、密切党委政府和群众的联系的重要作用,且这一作用具有不可替代性。而老套刻板的时政报道,往往高高在上、拒人千里,读来晦涩难懂、味同嚼蜡。新媒体时代,新闻传播格局发生深刻变革,传统的“消息通稿”虽然可以占据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却难以触动受众的拇指。那么,党报时政报道如何提升传播效果?唯有开拓思路、大胆创新,不断做优供给侧。这里,结合本人具体实践,谈几点体会。

  一、打破心中藩篱,积极主动作为,推进时政报道的“供给侧改革”

  一谈到时政报道创新,可能有人马上会想到“兹事体大”,不能轻举妄动。诚然,时政报道往往涉及领导人活动,敏感性较强。但是,如今已有越来越多的领导人意识到“分众化、差异化传播趋势下,加快构建舆论引导新格局”的重要性。所以,对于从事时政新闻报道的记者而言,更要打破自身思想上的禁锢,不能自设藩篱、自缚手脚,而应积极创新理念、内容、体裁、形式、方法、手段,不断增强时政报道的贴近性和实效性。

  中国青年报首席评论员曹林说过这样一段话:“很多报纸都不愿承认一个现实,就是自己的读者已经越来越老化。意识不到这个现实问题,纸上的内容刻意去迎合年轻人,既不能把年轻人争取回来,又在迷失方向的改版中失去了自己的老读者。”个人觉得,做好时政新闻,就必须找到年长读者和年轻读者之间的一个契合点。从“交汇点”新闻的每周热评榜来看,阅读量排在前列的首推时政新闻。这就给我们一个启示:时政新闻并非没人关心,关键看怎么做。

  做“大众化高级报纸”,是华西都市报社社长李鹏为纸媒发展开出的一个“处方”。他所说的高级报纸不是精英报纸,而是精品报纸。他认为,与信息稀缺时代相反,“大众化高级报纸”致力于解决大众面对的“信息过剩”问题,用思想提升品质,以定制专注服务,做用户的信息参谋,推动报纸由信息的记录者、声音的传递者转变为思想的引领者、资讯的整合者、平台的融合者。

  如同经济领域的供给侧改革一样,纸媒特别是党报也要加强供给侧改革,通过创新和升级,把更有特质、更适销对路的新闻产品提供给读者。而时政新闻,更应是这张“精品报纸”中的高端新闻。这里的“高端”,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品质高、可信度高,针对性强、启示性强。作为时政记者,见证着江苏政治生活的重大事件,记录着江苏政治文明的前进脚步,应该积极主动作为,创造有利条件,小步尝试、逐渐突破,把更加生动、更加鲜活的时政新闻呈现给广大读者。时政新闻报道,是党报的看家本领和拿手好戏。作为第一主流媒体的党报,应该不断推出优质的时政新闻,解析时政热点,引领社会舆论,为决策者提供参考,为执行者厘清思路,为关注者拆解迷局。

  二、把握第一优势,挖掘信息资源,放大时政报道的传播效应

  会议和领导人活动,是时政报道的“重头戏”。按照规定要求,报道好这些会议和活动就行了吗?当然不能局限于此。作为省级党报时政记者,接触的省级及省级以上领导人多,参加的高级别会议多,这是我们的“第一优势”。根据个人经验,这样的会议及领导人活动中,往往第一时间传递出许多重要的信息,也隐藏着不少真正有价值的新闻。时政记者要做有心人,具备发现新闻的眼光,时刻能从时政活动这一“富矿”中采掘到“真金”。

  2015年7月中旬,我在参加省政府的一次会议时,听到省领导在讲话中提到,2015年上半年,全省第三产业在GDP中占比达到48.3%,超过了第二产业47.7%的占比。我了解到,这是江苏三产占比首次超过二产。三产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贡献率得到提高,充分说明江苏产业结构调整取得积极进展,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意识到这一新闻的重要意义,我立即向报社作了汇报,值班总编当场布置条口记者进行采访。7月23日,《江苏产业结构调整取得积极进展(引题)第三产业比重首次超过二产(主题)》一稿即在《新华日报》头版见报。

  党报时政报道,拥有“人无我有、人有我更权威”的资源优势。我们应该充分挖掘、尽量发挥这种优势的效用,抓紧构建一个系统性的信息资源库和新闻传播平台。比如,聚焦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人关注的议题,多做些调查研究,多做些剖析解读,借助新闻媒体这种特有形式,运用新闻传播的各种手段,把领导想做而没时间去做的事做充分,把领导想说而不好说的话说到位。再比如,关于人事任免、干部调动、反对“四风”、惩治腐败、人大立法等方面的新闻,社会广泛关注,坊间传言甚多,我们可以在采访权威部门的基础上,适时刊发观察性报道,解读时政动向,阻止谣言传播,引导舆论走向。在这方面,能不能设立相应的专栏,比如“时政观察”等?而且,这些报道都可以党报和新媒体互动,资源共享共用,放大传播效应。

  采写时政报道,往往落入“工作性太强”的窠臼。我注意到《新京报》对李克强总理等领导人一些活动的报道,不面面俱到,而是抓住读者关注的某方面内容,向纵深挖掘,用细节感人,取得不错的传播效果。党报时政报道也可加以借鉴,尽量淡化工作色彩,力求避免大而全,真正把公众感兴趣的内容充分展现出来。

  三、改革话语体系,创新表达方式,传递时政报道的“悦耳声音”

  官话套话多,是有些时政报道令人不堪卒读的一大因素。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记者往往从新闻发出端的角度考虑,而很少从新闻接受端的角度着想;另一方面,也是记者图省事,依葫芦画瓢,不需要动脑筋。所以,要提高时政报道的吸引力、传播力和影响力,一定要创新话语方式,力戒官话套话,尽量做到轻松可读,增强文章的亲和力。举一个小例子:领导人活动报道中,能否不要每次都刻板地说“某某某领导出席”,而是可以让领导人巧妙地出场,既亲切自然,又出人意料。在这点上,党报记者应该更多地向新媒体、生活类媒体学习,从中汲取新鲜的营养。新媒体的发展既给传统纸媒带来巨大压力,也为纸媒内容变革提供了借鉴。像人民网记者采写的《跟习大大去出访》系列报道,把读者不知道、想知道的事情娓娓道来,笔触轻松、亲切耐读。

  人民日报海外版编辑部的微信公众号“侠客岛”之所以受到广泛欢迎,一方面他们选题切口小但关注度高,更在于他们摒弃了常见的时政新闻写作套路,而以聊天式的大白话,在轻松的阅读氛围中,为“岛友”解析时局。著名学者张志安将“侠客岛”的成功归结于“敢说话、会说话、能说话”。我觉得比“敢说话”更重要的是“会说话、能说话”,你说了要别人愿意听,这样才能引起关注和共鸣,并乐于作二次传播。

  在这方面,新华日报也作过很多探索。2015年9月,云南省省长率领代表团到我省访问,江苏省长与其进行工作会商。这一常规报道如何出新,当时我进行了些尝试。稿件的开头说:“9月16日下午,江苏省省长李学勇与到访的云南省省长陈豪在南京共同出席两省工作会商会。这是两省政府主要领导两天内的第二次会面。陈豪省长率领的云南省代表团是9月15日抵达江苏的,苏州是他们考察访问的第一站。15日下午,李学勇省长专程赶到苏州欢迎并会见云南代表团一行,可见李省长对云南客人到访的重视程度。”这样的开篇不同于一般时政报道,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接下来,稿件对云南代表团的“豪华”阵容、云南省长的江苏籍背景作了介绍。在涉及两省政府会商的内容时,稿件从两位省长共同关注“主动融入‘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建设国家战略”这个视角切入。之后,稿件又聚焦云南代表团到江苏最想看什么、看得最多的是什么、云南省长考察江苏的印象等公众感兴趣的话题着墨,而不像传统报道中“在苏期间,云南代表团考察了某某地方”这样呆板的表述。这篇题为《云南高规格代表团到访江苏两省长为啥共同语言多?》的报道,把原本可能令受众感觉枯燥无味的一次政务性活动写“活”了,在新华报业网等新媒体登出后,受到各方面的广泛点赞。

  这篇报道的成功,使我深受启发:原来时政新闻也可以这样写!当然,这只是在新媒体上的一次尝试,在报纸上是否也可如此呈现呢?我觉得应该可以。时政报道的路数有很多条,让受众易于接受、乐于传播的,无疑是最成功的一条。作为省委机关报的时政记者,更应该拥有这样的智慧和能力——讲好“江苏故事”,传播好“江苏声音”。

  (作者为新华日报政法部副主任)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