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市县报道成为党报核心竞争力

  ——兼议驻站记者的角色定位

  □颜 芳

  市县报道,也经常被称为宣传报道、服务性报道、工作报道甚至政绩报道。服务地方党政部门,是党报的一项主要功能,从市县报道的多种名称上可看出,这种服务往往被僵硬地理解为取悦地方领导干部,被狭隘地等同于服务地方需要,被简单地和图解地方工作成果划上等号。上述认识不仅普遍,而且久远,且有越演越烈之势。

  建立在这种认识之上的报道,逐渐沦为报纸版面负担。用之,面目如蜡,读之无味;弃之,无法向地方交待,影响订报发行诸多事务。从各大党媒的现实看,党报市县报道的主要功能有退化成党报主要短板的趋势。笔者驻站工作十余年,深谙市县报道的不易和其对于党报的重要价值。强化党报功能,让市县报道回归新闻,服务好地方,服务好更广泛的读者,应该成为党报核心竞争力。诸多实践证明,市县报道完全可以成为提升党报影响力,拉升党报高度的重要利器。

  在新闻取景框中裁剪地方经验

  不论记者之前冠以什么名号,驻站记者和时政记者、机动记者等各类记者一样,归根结底,都是一名记者。记者以采写新闻为天职。对地方新闻时刻保持高度警觉,以权威的渠道,最快的速度,最深入的采访,和同城媒体同台竞技,是驻站记者应有的职责。

  2015年7月2日,中国政府网公布国务院批复成立南京江北新区,这是全国第13个,江苏省第一个国家级新区。几乎在网站公布的同一时间,新华报业网及新华日报微博微信快速发布了江北新区获批消息,并有大量链接材料。第二天,《新华日报》在要闻版刊发头条通讯《江北新区上升为国家战略,南京发展迎来崭新契机——用“国家名片”配置全球资源》,是唯一一家有权威人士解读并刊登了新区区位及范围图片的媒体,众多新闻门户网站转载的多是这篇通讯,此次报道赢得同城媒体同行的赞誉。在江北新区的这一轮激烈的报道竞争中,省级党报不但不输于众多都市媒体,反而抢到头彩。

  之所以胜出,是因为筹备已久。江北新区能否上升为国家级新区一直是南京舆论热点,笔者始终保持高度警觉,和江北新区管委会领导保持联系,紧密追踪批复进展,并多次前往江北收集素材。在公布的前几日,获得申报相关材料和全套图片,遂联系了本报编辑中心进行报道策划,协调省发改委领导落实采访事宜。中国政府网一公布消息,新媒体迅速抛出全套报道材料。纸媒精耕细作,有条不紊完成计划。地方重大新闻报道报出精彩,大大彰显党媒权威。

  笔者获中国新闻奖二等奖的作品《公开述职,官员被问得冒汗》,就是得益于恪守新闻原则,把对新闻的追求置于宣传地方创新之举之上。述职的局长直到当晚八点才同意接受采访,虽然文中只有200余字写述职者感受,但若缺失,则有损于新闻报道的公正、全面。第二天,同城媒体均刊发相关新闻,但各大网站转载的均是上述那篇稿件,南京创新之举引起广泛关注,外地纷纷效仿。

  地方党政干部通常会寄望党报宣传地方的成绩、经验、举措。有的驻站记者就此认为,市县报道就是为地方而作,甚至就是为书记一人而写,只要书记满意,文章就算大功告成。固然,为书记而作,容易获得地方的感谢,可获得感谢不代表赢得尊敬。作为一名记者,要赢得最终的认同,唯一的路径就是用你的职业风范和职业水准履行记者的职责。

  记者的职责体现在以新闻人的眼光考量地方报道,无论是处理地方硬新闻,还是当地领导希望宣传的内容,关键要做到在新闻的取景框中裁剪报道内容。“十二五”临近尾声,“十三五”就要启航,在新一轮发展中,城市重大战略和发展路径备受关注。2015年,南京新领导班子提出发展以枢纽经济为核心的“五型经济”战略,笔者意识到这是关系到南京发展大局的重大举措,深入采访十多家单位,在头版头条刊发《南京发力枢纽经济提升城市能级》。无论篇幅长短,事件通讯应该有一个消息的内核,即要有新鲜的信息,这是采访的意义所在。通讯的肩题,“三大枢纽核心区规划三百平方公里五年后产值超三千亿”,就是新闻,是第一次披露的新消息。围绕着这一消息,选择新鲜的材料,说明发展形势下,南京要解决什么问题,如何突破,努力揭示地方发展的核心命题,为更多受众带来思考,提供借鉴,这是党报价值所在,该文荣获当年“南京新闻奖”。

  用比较思维凸显地方亮点

  市县报道容易陷入工作化、概念化、模式化的弊端。写谁谁看,似乎成了通病。党报的主要读者群是各级领导干部,事实上,对于一个区域发展的新态势新思维新路径新成绩,党报的读者群有了解的强烈愿望,他们会带着比较、学习的心态去获取各地发展的信息。普通受众,同样需要了解自己感兴趣的地区的发展状况,党媒理应成为传播此类信息的主渠道,成为深刻分析各地发展的权威媒体。在信息趋向碎片化的今天,尤其需要对各地发展进行准确把握和深刻洞察,这原也是党媒优势所在。

  有比较才见深刻,深刻体现着特点。传播特点才是最有效的地方形象宣传。高淳地处江苏省最西南边,为苏南板块末端,发展GDP压力最大,然而多年来从容不迫,默默坚守,干成了一件最难的事——生态保护。《高淳,延续千年江南水乡的美丽》,这虽是宣传高淳的生态保护成绩的一篇地方报道,但报道一经刊出,社会反响较大,叫响了高淳江南水乡的名声。高淳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生态好,在多年发展中仍维持了山水原貌,为快速发展的长三角留下一方净土,难能可贵。生态文明已成为上下共识,而如何保护好生态,则问题重重,集中体现在保护的投入、保护主体和保护的持久性等几方面。带着问题意识,用比较思维,文章全面呈现了高淳的生态保护做法和成效。从纵向看,“为‘水’,15年前就搬迁了沿湖污染企业”;从横向比,“用最少的钱,办成最难的事”。在发展成为时代最强音的氛围里,如何保持一份对环境的清醒,这座小城用多年的努力给出了答案:生态保护不光是政府的事,不是现在才要去做的事,也不是仅靠钱就能做成的事。写哪里,就要像哪里。市县报道,是用文字为地方画像。不少市县报道没有地方个性,如果蒙住文中的地名、领导名,读者很难看出写的是哪里。

  笔者驻地方站多年,每年都要为区县写稿,每次都尽可能寻找最能凸显当地特点的主题。地方最大的成绩,最突出的成就是特点;最棘手的困境、最受关注的问题,也是特点。

  在南京的11个区中,溧水板块小,但近年来先进制造业势头猛,《“小”溧水转型发展气魄大》瞄准了溧水实体经济突起的现象,稿件由表及里,紧扣新能源,无人机制造等高端产业、省内唯一的国级级农业科技园、省里最富实力的影视基地均落户溧水的现实,揭示出溧水深刻认识到传统发展方式的局限,主动转型的路径选择。此文刊出,引起省、市领导关注,南京市全市大会上,市里主要领导就以文章的标题描述溧水发展。南京市鼓楼区,素有“首善之区”之称,而同时,鼓楼又是老城区,在郊区凭借园区、凭借产业快速发展之际,鼓楼面临空间瓶颈,面临更新困境。这是鼓楼最大的现实问题,也是老城区普遍存在的问题。《南京鼓楼区整合资源挺进长江之滨——打造七大板块重构“第一城区”》聚焦鼓楼最新举措,提炼出从湖南路走向长江的发展新思路,鼓楼战略得以广泛传播。

  驻站记者有服务地方的职能,但驻站记者不是无原则的服务,不是传声筒,人云亦云;也不是服务员,有需求就要满足。一味投其所好的宣传,也许能暂时赢得少部分人的感谢,但从更广泛的范围看,会失去更多人的尊敬;更重要的是,服务员式宣传会直接伤害党媒的品牌形象,沦入写谁谁看的窘境。六合,是南京农业大区,是全省“三农”改革的主战场。笔者始终留意抓住“农”字做文章。2010年,六合列入全省首批“万顷良田”建设试点,六合领导希望党报报道宣传六合做法。在实地采访农户、看过现场后,笔者产生些许疑惑,有些问题,尤其是土地置换后的利益问题还不明朗,故一直婉拒地方宣传邀请。直到2012年,六合完成11万亩农田整治,涉及农户近3万人,土地去向,利益分配,六合主要领导坦然算得一清二楚。笔者深入农户、农业合作社、管理部门采访调研,心中有数,说好话才心不虚,最后写出《万顷良田,六合再现三农新格局》,在《新华日报》头版头条刊出,博得多方赞扬。沉下心,以事实为准绳,写出有份量的报道,为地方赢得读者,这才是对地方最好的服务。

  用直面热点赢得读者

  跳出狭隘的服务地方思维,“服务”原本有更广阔的空间,服务当地百姓,服务普遍受众,直面热点,市县报道一样可以有声有色,丰富多彩。

  南京市鼓楼区是全省医疗资源最为集中的区域,集中了全市1/3的医疗床位和一半的三甲医院床位。医疗资源过于集中,为区域发展带来诸多问题,尤其是前几年,几大医院大规模扩建,百姓时有诟病。记者浏览政府网站发现,南京市政府就限制主城功能膨胀出台红头文件,明确要以问责制杜绝主城新建、扩建医院和学校。记者遂补充采访,在第二天刊出《老城区学校医院不得原地扩建南京动用问责制引导优质资源迁向郊区新区》。见报当天,稿件被广泛转载,包括中国政府网全文刊发。此消息也被评为2015年度江苏报纸优秀作品消息一等奖。

  在2013年8月,南京市鼓楼区向社会公布包括各政府部门、街道一把手在内的400多名干部的手机,并向全区百姓承诺,联系无障碍、倾听无缝隙、办事无拖延、服务无折扣。笔者意识到,就在1个多月前,中央提出“反四风”,鼓楼的做法极具创新性,且对外公布个人手机号码、保持24小时畅通等要求又涉及个人隐私、个人权益,极易形成舆论热点。在了解了多位被公布的领导以及社区百姓后,笔者写成独家报道《南京鼓楼区转作风先从畅通干群联系入手各级领导手机号码向社会公布》,以权威信息,客观呈现了多方反应。见报第二天,同城媒体果然群起报道了鼓楼区公布领导手机号一事,但报道口径基本没有超出笔者稿件的范畴。可见,只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党报完全可以抢先一步占领舆论制高点。之后,笔者又采写了后续报道《手机公布未现“来电如潮”拨打“一把手”电话全接通》,呼应先前报道,也是给读者应有的交待。

  2013年11月,全国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深化改革的重要决议,并提出60项改革任务,而南京已于前一年先行启动改革。《新华日报》推出“聚焦南京综合改革”上下篇《“放权”,南京先行一步》和《“让权”,南京走向纵深》,稿件获“南京新闻奖”和“江苏新闻奖”。接到报道任务,笔者学习了地方提供的两大本资料,带着社会普遍关注的问题,如“这轮改革与以往有何不同”“能否触及深层问题”“到底有没有用”,尤其突出社会讨论热点,如部门利益,南京国企退出房市等,深入采访多个部门和企业,稿件中多次出现重要论断,像“南京历史上规模最广、力度最大的一次自我革命”“权力下放后,项目推进进度快了1/3”“不少执法者干的是审批的活”这些丰富的重要信息都是笔者发现、归纳,两篇通讯近五千字,没有一句话现抄材料,没有一个事例来自那两大本资料。

  你的脚底远比眼前的屏幕拥有更鲜活、更直击人心的新闻。好的稿件、称职的记者,一定是脚板走出来的。

  (作者为新华日报记者通联部副主任)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