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真人秀节目的明星形象构建

  波德里亚认为,在消费的全套装备中,有一种比其他一切都更美丽、更珍贵、更光彩夺目的物品——它比负载了全部内涵的汽车还要负载了更沉重的内涵。这便是身体……

  □山东 蒲洪花 辽宁 聂 潇

  【摘要】:娱乐类真人秀节目在电视银幕上层出不穷,其明星的参与成为吸睛和收视的亮点,节目中的身体消费和个性形象的设置成为明星形象构建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结合具体真人秀节目的制作与传播效应,来分析真人秀节目中明星形象构建成功的主要成因。

  【关键词】:真人秀 身体消费 个性形象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电视的娱乐功能不断被放大。明星娱乐类真人秀节目使明星以前所未有的姿态走进寻常百姓,为受众提供一种另类的窥视心理和别样的视觉满足。明星娱乐类真人秀节目主要是指以娱乐为目的,以明星、名人为亮点,真人秀节目又具有纪实性、冲突性、游戏性等特点。其节目定位及人物个性形象的设置都为塑造完整的银幕形象添砖加瓦,明星真人秀节目在银幕的形象塑造又以身体消费和嘉宾的个体性及受众的接受鉴赏力的共同组成而焕发生机。

  一、身体消费

  著名社会学家波德里亚曾将当代社会概括为消费社会,值得关注的是波德里亚对于身体消费概念的提出。“在消费的全套装备中,有一种比其他一切都更美丽、更珍贵、更光彩夺目的物品——它比负载了全部内涵的汽车还要负载了更沉重的内涵。这便是身体。在经历了一千年的清教传统之后,对它作为身体和性解放符号的‘重新发现’,它(特别是女性身体,应该研究一下这是为什么)在广告、时尚、大众文化中的完全出场——人们给它套上的卫生保健学、营养学、医疗学的光环,时时萦绕心头的对青春、美貌、阳刚、阴柔之气的追求,以及附带的护理、饮食制度、健身实践和包裹着它的快感深化——今天的一切都证明身体变成了救赎物品。在这一心理和意识形态功能中它彻底取代了灵魂。”①思想解放的观念在当代社会高度发展,对于人体美的意识也深入人们思想,如今美丽的身体以物质交换方式可以换取利益,以身体消费的形式出现再结合娱乐类真人秀节目的特点值得我们反思。

  真人秀节目中“人”的要素是这一类型的电视节目构成的核心元素,而明星类真人秀节目中的各大明星自然成为节目的重中之重。一档节目在选择嘉宾时必定考虑到节目播出的收视率,嘉宾的人格、气质和魅力以及身上附属的口碑和受欢迎程度都是参与真人秀节目的关键。当下社会,在很多明星身上被冠以“小鲜肉”“偶像明星”等标签应用了名人的名气场效应,身体消费的形式融入娱乐类真人秀节目中。在第一季《奔跑吧兄弟》“韩囧”的两期节目中,Angelababy和本期嘉宾王丽坤的素颜出镜,满足了受众对女性身体的窥视欲。在“集体毽子游戏”环节中,Angelababy面对摄像机展开秀发并摆出各种妖娆波德里亚认为,在消费的全套装备中,有一种比其他一切都更美丽、更珍贵、更光彩夺目的物品——它比负载了全部内涵的汽车还要负载了更沉重的内涵。这便是身体……的形态,邀请自己的韩国摄像权烈参与游戏。在这一环节中Angelababy用女性身体的魅力即节目中所称的“美人计”获得胜利。

  然而对于身体的消费不仅仅是身体本身,还包含深层次的消费欲望和消费符号,化为具体节目中可概括为对身份认同感的基础上的身份期待感。因此在消费时代又有诸多网红达人选择整形、隆胸等对于自己身体的塑造,以吸引更多人的注意力,给受众留下“女神”“萌主”的形象。更深一层地讲,身体消费的层面又包括受众对嘉宾外貌认可的程度而产生的更多的消费欲望。不少真人秀节目有着颇为大胆的环节,如《极速前进》第一季最后一期在高空滑水的坡道上各位嘉宾都纷纷失色,这样的挑战触及内心的恐惧与不安,嘉宾自然抛开名人包袱开始将自己的怯懦表现出来,这种节目环节设置也是身体消费的一部分。在身份认同的基础上,他们的躯体便成为了刺激受众欲望和消费的最重要载体,受众纷纷打开电视机欣赏他们的身体动能的表现成为一种满足,节目制作组进而达到收视预期效果。

  二、个性形象

  明星真人秀节目与一般真人秀节目的最大不同之处,就在于节目的参与者不是普通群体,而是带有光环的明星。为了适应真人秀节目的内容,更好提高个人本身聚焦的注意力,明星在这类节目中必须有着鲜明的个性。而明星在节目中的个性形象成为真人秀节目最为重要的构成要素。

  1、形象标签

  带有光环效果的明星拥有大量的粉丝,但对于娱乐真人秀节目,诸多大胆的游戏环节的设置有着颇高难度,与嘉宾的原本形象有着较大差距。节目组在邀请明星加盟时考虑到参与明星的差异性,在录制初期也会挖掘和凸显明星的个人特质,并给每位明星贴上属于自己的“标签”,这个全新的角色,在对其既有形象延续的基础上往往又形成一定的颠覆。

  真人秀节目中嘉宾对于节目设置的贴合性至关重要,明星在节目中的形象标签和节目自身的结合构成节目内容的主要构成部分。如《奔跑吧兄弟》作为从韩国引进的节目,在与韩方沟通过程中,对于人物的选择与标签的设置等方面均参照了韩版节目中对于原有角色的性格和特点以及节目定位,并且充分把握明星个体本身的差异性,通过节目设置赋予他们全新的形象。节目中每个人物的出场都有特定标签。队长是“学霸超”,偶尔英文的发音引发笑料,经典台词“we are伐木累”成为团结的代名词,作为队长肩负起自身的责任努力地创造快乐;“大黑牛”李晨是能量的化身,类似于韩版节目中金钟国的节目定位;“猎豹恺”郑恺因风一样的速度而得名,年轻帅气;“捡漏王”王祖蓝,“机灵鬼”可不是空有虚衔;“女超人”Angelababy,勇敢智慧的女汉子,节目中唯一常驻女嘉宾;“天才”陈赫贱萌、天才的称号让人印象深刻;“小鲜肉”鹿晗是第三季中新加入的成员,成为最年轻的跑男团成员,能歌善舞为这支跑男队伍注入新鲜的血液。他们中的每个人在现实生活中都有其原本的光环与角色,比如说我们在提到邓超时会想到《幸福像花儿一样》中的白杨,提到李晨会想起电视剧《十七岁不哭》中的简宁,而在一档真人秀节目中,他们对现有身份有着独立的定位和阐释,包括孙红雷在《极限挑战》中的“颜王”称号和黄磊的“老狐狸”别称,都是对其原本个性形象颠覆的有力论证。

  值得一提的是带有明星光环的嘉宾在参与节目过程中勇于化身平民身份,站在普通人群中的表现值得夸赞。浙江卫视《挑战者联盟》中林更新、陈汉典、范冰冰等人化身街头出租车司机体验普通人的生活,靠开车挣钱的不易也得以体会,对于这些身上赋予诸多名人光环的他们来说,走上街头的体验已是对本身形象定位的巨大转变。

  2、打破规则

  随着层出不穷的真人秀节目进入公众视野,其无秩序表现也显露出来。真人秀节目本身强调真实性和纪实性,强调实时现场直播,没有剧本展现也没有角色的扮演,原本是声称完全反映真实的电视节目。但如今真人秀节目的规则被打破,“不但创造了一个幻象而且隐藏了这个幻象,它宣告了一个具有影像本体论意义的雄心壮志:它不但要控制幻象的生成,它还要控制幻象的发展;它不但要控制影像的生成,它还要控制人们的生活现实;它不但控制了技术的霸权,它还要控制观众的审美幻象。”②国家对于真人秀节目管理的要求是要表达“真、善、美”的主题,坚持健康的格调品位,但不少节目为了迎合主题的表达而将规则逐渐打破。

  不少节目都已经脱离真人秀节目的本质,对于诸多后期剪辑的依赖偏重于“秀”。《偶像来了》是湖南卫视出品的一档女神生活体验真人秀节目,12位嘉宾回归一个温暖的大家庭,按照节目本身题中应有之义应该将他们日常生活的状态原样呈现,但为了突出温暖与爱的表达,节目却将剪辑碎片化。如节目的录制工作使用70部摄像机,将大家初见时的惺惺相惜到仅靠人力拉动60吨重飞机时的努力团结,以镜头表达了温暖人心的主题。《极限挑战》中的闺蜜组合、兄弟组合、夫妻组合和儿女组合,也并不是简单的一场真人秀,而是注重在参与活动的过程中对情感和爱的传递。

  但不可否认的是,真人秀中许多我们原本强调的“真”,恰恰在这样的录制和剪辑的过程中失去了原有的色彩。作为明星娱乐类真人秀节目的忠实收视者,我们一方面崇尚节目对于温暖与爱的价值观的传达,一方面反思“失真”的背后带给我们的影响。

  3、形式反差

  心理学认为,好奇心是个体学习与观察的内在动机之一,是受众审美期待的一部分,“格式塔审美理论认为,审美知觉不是对审美对象元素的机械复写,而是对有意义的整体结构的把握。整体不能从各部分相加的和中求得,各部分要素的意义取决于它在整体中的位置与作用。审美知觉对审美对象,有一种追求统一秩序和完整形态的倾向,是对美的形象的创造性把握,而不是对感性材料的机械复制”。③在电视屏幕上所构建的真人秀形象,通过受众的理解和接受而产生新的意义。

  名人拥有强大的粉丝团体,受众通过真人秀看到了偶像们的真实生活状态和真实情绪表达。在这个真人秀节目过渡泛滥的时代,一个好的真人秀节目必须要充分把握受众的需求心理,通过对于明星在节目中真实的表露满足受众的求知欲、猎奇心以及偷窥他人隐私的心理。在《奔跑吧兄弟》第二季的塞班岛之旅中,就将清晨时分嘉宾没有起床睡眼朦胧的状态全部摄入镜头,《极限挑战》中也有相同的情节设置,完全以平常人的状态正对镜头,观众通过观看画面而获知想要寻求的信息,充分满足了猎奇心理,将明星光环与素面朝天的惺忪感形成反差和对比。

  “心理学界行为反应理论的发展也对大众传播学理论产生影响。20世纪初当西方盛行华生的刺激反应本能心理学理论时,大众传播学研究者也以此为理论基础提出了传播功能‘子弹论’。该理论认为:传播作用巨大无比,如同子弹击穿躯体,药剂注入肌体,可以对受众引起直接速效的反应,左右人的态度、意见、行动。”④娱乐真人秀节目中的关于受众心理满足的构建形式就是充分利用了观众的好奇心理,以使节目有了应有的传播效应。

  不仅节目的本身录制可以表达嘉宾的台前幕后的真实反差,而且节目中嘉宾在遇到突发状况的反应也是正常人心理反应,这一点也充分满足了受众的收视欲望。比如我们上文提到的嘉宾亲自开出租车会是什么样子,比如在嘉宾高空滑水时的不够勇敢,比如《极速挑战》中孙红雷偷走张艺兴的箱子后后者的无助与无奈等,虽然只是游戏,带有娱乐性质,但却在嘉宾认真游戏的过程中将个人的性格特点有力地传达出来。

  娱乐类真人秀节目中,明星嘉宾的参与也逐渐将“真实”表现出来,无论是对于节目环节中人物形象的颠覆还是为了受众心理的迎合,其所塑造的银幕形象日渐深入人心。这样的构建形式逐渐袭入大众视野,屏幕为明星提供了一个真实的形象表达场所,也为受众的求知欲提供了满足。总体而言,娱乐类明星真人秀的屏幕形象塑造是成功的,这为此类电视节目的向前发展奠定基础。

  参考文献:

  ①波德里亚:《消费社会》,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152。

  ②王青亦:《真实电视:电视仪式与审美幻象》,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11:166。

  ③宋家玲、宋素丽:《影视艺术心理学》,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9:84。

  ④彭玲:《影视心理学》,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8:164。

亮点直击

游戏与奇观:《最强大脑》的文化分析

《最强大脑》用豪华的道具为观众打造了视觉奇观,通过塑造“英雄”满足了观众的心理期待,并与观众实现情感共振。[详细]

记者视点

放下身段贴近受众,时政报道豁然开朗

如何让时政新闻放下身段、贴近受众,更加通俗易懂、亲切可读,一方面衡量着记者的新闻意识,另一方面也考验着记者在采访和写作方面所下的功夫。[详细]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