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好有态度的故事

  □江苏经济报 杜颖梅

  《华尔街日报》可以说是财经类媒体的圭臬。

  犹记得几年前报社特意为记者们每人买了一本《华尔街日报是如何讲故事的》,我看了之后大为震惊,才清醒认识到故事之于新闻的重要性。此后,报社每接待一批实习生,我总爱向他们推荐这本书。

  时至今日,当移动互联网将纸媒冲击得七零八落,当人们越来越习惯于碎片化的快速阅读时,媒体人还能将故事继续讲下去吗?

  正如威廉·E·布隆代尔在《华尔街日报是如何讲故事的》一书序言中所说:“虽然我们是现代人,我们接受过良好的教育,我们用电脑来写作——但是我们和古希腊那些从一个村庄云游到另一个村庄,用奥德修斯海上探险的故事吸引大量村民的说书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无论时代如何变迁,无论我们是用电脑还是手机,用文字还是视频,有态度的故事永远有读者。

  生存还是死亡,必须有态度

  2015年的最后一天,又有四家国内报社宣布于2016年1月1日起休刊,分别是江西的《九江晨报》、湖南的《壹早报》、浙江的《今日早报》和《都市周报》。新旧年交替时发生的这一幕早已成为媒体界的“新常态”,又似乎昭示着一场大戏正拉开帷幕。

  2015年,纸媒倒闭之声不绝于耳。年底,年度世界媒体500强榜单在纽约揭晓,遗憾的是,其中难觅纸媒的身影。甚至有人预言说,传统媒体从业人员大规模跳槽将成2016年媒体界的一道“风景线”。

  身边的同行也在做着各自的选择,或者毅然转行,或者在新旧媒体间不断跳槽,或者专注于经营自媒体……面对行业的大转折和变革,每个人都必须拿出自己的态度。

  不忘初心,这四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记者这个职业的,只是在某一天突然发现自己十分享受采访的过程。感谢每一位采访对象,从他们身上我总能寻找到坚守这个职业的动力。

  从在校大学生到海归,我去年采访过超过二十位创业者,河海大学农水专业的2012级学生杨毅的创业故事也许并不是最吸引眼球的,但他的两句话让我记住了这个人。

  杨毅边创业边学习,曾为了啃下财务管理,在学校宿舍里一个星期足不出户。但因为空气净化器市场的混乱和自身技术的不足,他一度几乎走到死路。最困难时,创业团队只剩下两个人,自己兼职赚的钱和妈妈偷偷给的2万元自然全打了水漂儿。不死心的杨毅重新调整方向,将空气净化器和健身器材结合起来,再加入智能操作系统,把健身器材做成了开放式平台,既有社交功能,又可引进体感游戏。打开思路的杨毅终于赢得了投资,目前正在做健康生态圈。

  谈到未来,这个90后男孩打动我的不是五年做出品牌的目标,而是他对失败的准备。他说:“我还年轻,大不了五年后换个东西再向前努力,人生不就是不断拼搏嘛!”

  他的另一句话让我同样记忆深刻:“创业者应该像八爪鱼一样,四处伸出自己敏锐的触角,绝不放过一切可能的机遇。”当时我就想,哈,我们记者好像也是八爪鱼,绝不放过一切新闻。生存还是死亡,有时还真是态度决定的。

  “折腾”是一种宝贵的态度

  作为经济类专业媒体的记者,我采访过许多创新创业企业。回头翻翻记忆库,最终浮现出来的并不是那些高新技术企业,反而是一家处于传统产业链最低端的企业。

  “我们是非常传统的铸造企业。”甫一见面,位于无锡的这家企业董事长王洪其就直言不讳地告诉记者,自己处在汽车产业链的最低端。但其语气里却没有丝毫的焦虑不安。原来该企业每年都开发几百个新产品,7年来申请了219件专利,全球主流车型几乎都用上了其产品。虽然只是守在一个细分领域里,企业却已占据了全球12%的市场份额,并被一家世界500强企业评定为全球唯一优秀供应商。去年4月我到这家企业采访时,他们的订单已经排到了2018年。

  企业的每一位工人都被鼓励参与创新,一旦申请专利就能获得奖励。基于创新,这家企业还走出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获得行业内唯一一个设计资格证书,从此不再只是“按图施工”,而是开始深度介入客户的前期开发。

  “有人说我们爱折腾,我说就要不断地去颠覆性创新。”王洪其对记者说。

  报社的一位副总编也常鼓励我们记者,从选材采访到文章标题、立意写法再多“折腾”一点,这种“折腾”常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去年父亲节之前,我一直在想,如何在常规报道中折腾点我们自己独有的东西?平常接触到的企业家最多,企业接班人问题也一直为人关注,但之前的关注大多以父辈视角审视子辈。近年,越来越多的企二代或顺利接班或自己创业,他们眼中的父亲又是什么样的?记者们分头采访过程并不顺利,一位采访对象始终联系不上,另一位则拒绝了采访。为另寻采访对象,我们的记者前后打了30多个电话。最终,“企二代眼中的父亲”策划以独特的视角获得好评。

  我认为,身处行业变革中,尤其需要这种“折腾”精神。产业链低端的企业通过“折腾”可以走进所处领域的全球第一方阵,被倒逼着“折腾”的传统媒体没有理由走不出自己的路。

  张泉灵说,内容对于互联网的价值在于提升用户时长,谁能占领用户的时间,谁就能赢得未来。这位从央视名嘴转型为基金合伙人的前同行道出了我们握在手中的底牌的价值。

  然而我们应当清醒认识到,这里“内容为王”的“内容”已不完全是传统媒体的内容。首先,我们必须站在风口或制造风口,抢夺大众注意力。其次,必须在鱼龙混杂的庞大信息流中捕捉优质稀缺的信息,提供给读者。第三,在信息之外,内容还必须有思想。与过去不同的是,思想除了深刻还应体现多元。最后,内容必须带有温度,这种温度是关怀心灵的态度,是对公众利益的看护,是对人文价值的追求。所以,我们要讲的故事一定是有态度的故事。

  与他人分享我们的态度

  去年初,在采访“江苏经济新常态观察”栏目稿时,我无意中从采访对象处获知,南京一家做北斗卫星通信的企业,把供应商大会开成了产业链协同创新大会。我觉得这种变化正反映了我们的企业开始从价格战转向知识产权战,遂前去采访。

  该企业董事长王巧樑告诉我,以前开供应商大会,大家大多在讨价还价。但随着市场国际化趋势日趋明显,未来竞争将更多是产业链间、区域间甚至国家间的竞争。单个企业很难抵御市场波动带来的系统性风险,尤其是卫星通信产业,只有“协同创新,抱团发展”才能实现行业整体转型升级。帮助产业链合作伙伴创新申报软件著作权等,共同分享知识产权红利,让小伙伴们更紧密地聚集到企业身边。

  与他人分享是互联网思维中的重要一环。如果说传统纸媒是由记者提供、编辑挑选内容的单向传递,今天的APP则给了读者选择的主动权和发言回应的渠道,让读者在质疑与参与中寻找新闻的真实性。以前,记者发完稿子就完成了任务,现在,稿子发出只是一个开始,我们还必须关注内容的传播。因为码字不再是一件私人化的事情,而是一种分享。我们提供给读者新的资讯或新的见解,并引发情感交流,从而让读者主动“绑定”我们。

  不止一次听到新媒体的同行提醒说,不能用给报纸写稿的方式给新媒体写稿,表达形式口语化、网络化,短句优于长句,忌用套话……作为一名老记者,这样的转型过程少不了痛苦。去除沉淀于骨子里的老模式,学会与他人分享我们的态度,也许还需要较长的时间。

  经济观察报前主笔记者刘建锋曾做过一个有趣的尝试,通过众筹模式独立调查新闻事件,调查的自然是众筹感兴趣的社会热点。这给我的启发是:故事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讲,媒体提供平台,让更多普通人在其熟悉和感兴趣的领域参与进来。这样一来,分享的不仅仅是结果,更是过程。如何精准锁定新闻热点和读者关注点,通过分享“绑定”用户,我们需要更多模式的创新。

  就让我仍旧用《华尔街日报是如何讲故事的》中的一句话开启我们2016年的旅程:“所有被称为伟大的故事,都来自伟大的创意,几乎在所有伟大的故事创意中,都有一种人性的展示。”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