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新闻背后的新闻

  □扬子晚报 徐媛园

  2015年是新媒体与传统媒体融合的一年,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了全媒体时代(All MediaEra)。自媒体的受众改变了信息的接收方式,大众对新闻的需求发生了变化。当微新闻使每位阅读者的兴趣点变得更加“碎片化”的时候,深度报道也逐渐成为新网民的情感需求。前不久,科技领域研发出了可以写稿的机器人,可以自动获取数据并嵌套模板,并迅速写出一篇稿件来。但写稿的关键不仅仅在于获取数据,更在于通过信息的获取、数据的存储,获得更多有价值的真相、观点和趋势,探索现象背后的本质、新闻背后的新闻。在微新闻盛行的当下,如何进行全媒体时代下的深度报道,笔者在2015年也试图进行尝试性探索。

  对行业持续关注,抢占报道先机

  在阅读逐渐碎片化的当下,受众逐渐习惯于在社交媒体上获取可以快速阅读的消息,阅读意识逐渐弱化,认为简单浏览“what”即可,而深度报道着重的“how”“why”则是一种时间浪费。而进行深度报道则费时费力,有时将报道做出来后,热点也已经过了。那么如何才能抢占先机呢?

  对于行业新闻来说,莫过于对行业持续进行关注。掌握了大量“数据”,才会从中提早发现端倪。笔者一直负责每年春运新闻的采写。春运,是每位旅客每年必须要经过的一次“迁徙”。春运60年,旅客的出行、购票、乘车方式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尤其是近几年,随着网络购票的兴起,“黄牛”从线下转到了“线上”,排队购票从现实变成虚拟,抢票技巧也逐渐由“比谁起得早”变成“比谁网络快”。为了调查“新型黄牛”,记者前年春运就打入了“黄牛”群,对这一群体抢票的方式、上下的利益链进行了调查。在2015年的春运中,记者摸清了“黄牛”们方方面面的门道。有了多年调查“打底”,才能使得记者在春运抢票最高峰的时刻,以《记者卧底体验黄牛式抢票》为题,对“新型黄牛”这一群体进行了详细报道。

  另外,经过多年对春运网络购票的持续观察,记者逐渐发现,很多时候,在开始购票的第一时间,旅客很难抢到车票,但到了发车前夕或某一个特定时间段,这些车票却都会悄然“现身”。另外,不少车票在放票的第一时间都会“秒空”,但当天明明不是出行高峰期。笔者在了解到这一情况后,也并未立即成稿,而是利用了两到三个春运,进一步对这些现象进行数据搜集和成因调查。经过调查了解到,在春运购票上,不少路局存在“压票”现象,即只在始发站预留较多票额,沿途站票额分配很少,这样才导致不少热门车次在沿途站只要开始售票即“秒空”。也正是基于多年来累积的数据,记者才能在最恰当的时刻,快速对这一现象及背后成因进行分析报道。报道见报后,不仅引发了网友热议,也立即引起了铁路部门的重视,在后续的购票环节中,铁路部门也会通过各种途径,告知部分列车的放票时间。

  此外,从2013年开始,扬子晚报就开始对专车市场,以及当时刚刚兴起的各种“叫车APP”进行持续关注。从滴滴、快的“价格争夺战”,到专车对黑车的“洗白”质疑,再到专车企业“打破承诺”——打专车比打出租车还便宜,打车软件“三国杀”等等,几十篇报道清晰地勾勒了专车行业从萌芽、崛起到发展,以及在发展中做出的种种腾挪等。而在这些背后,隐藏的行业的巨变、专车企业的心思、其他行业的无奈、出行方式的悄然改变等等,也都被报道一一呈现。在两年多对专车的跟踪报道中,记者对于这个行业的前景、趋势,以及传统出租车行业的隐疾,都做了分析。也正因为掌握了大量数据,使得记者对于行业走向、市场前景等有了预判,这也是记者能够在专车盛行的当下,第一时间对打车人不断遇到的新问题、现象,做详细解读、梳理的前提之一。2015年底,扬子晚报邀请全国的交通专家学者,对专车问题召开研讨会,扬子晚报也进行了深度报道,产生较大影响。而参会的所有专家,也是因为多年持续关注行业积累下来的资源。笔者认为,深度报道十分容易“圈粉”,在传播学意义上讲,一篇优秀的深度报道,如果与读者的解读立场相契合,就可以在情感上与读者形成共鸣。此外,深度报道、重视内容,是媒体传播的出发点和归宿。所以,以优质内容为基础,向读者提供权威、专业、多元、具备深度的内容亦将是未来媒体行业的制胜之道。

  独立新闻事件深入分析,找寻不一样的新闻点

  如今国内报业同质化现象较为普遍,往往一个热点在网上被曝光,各大媒体跟风报道,且内容、角度缺乏新意,容易引发受众的审美疲劳。这就要求媒体从自身来寻找突破口。

  2015年4月初,南京一小区业主半夜回家翻小区大门结果摔死了。记者前往调查,发现这个小区一共有三个门,但晚上只有两个开着,另一个却关闭了,所以每天晚上“抄近路”翻墙回家的居民很多。那么另一个为什么关闭呢?记者又了解到,这和该小区十年来的“物管之困”有关。从2013年1月到2015年1月,三个物管在该小区轮番登场,最短的只做了五个月。“受够了”的居民决定自管,自己聘请了物管。而就在“新老物管”交替的几个月中,小区一直处于业委会自管的过程中,由于人手有限,所以每天晚上只能留两个门的值班岗位。而这位摔死的业主,就是在“交替”期间失足从大门摔下。看似偶然的事件,其实有着必然的因素。而如何挖掘出新闻背后的新闻,我们一直在摸索。

  前年,新华报业集团搬到了新的大楼,新大楼位于南京河西,是传说中的“富人区”。都说河西人有钱,保姆买菜都要开车,事情果真如此吗?记者经过多日探访发现,其实,出门买菜要开车,源于河西在规划之初,就没有公共交通设施设备。甚至在规划时,就根本没规划公交站台。此外,几十条道路没有自行车道,就更别说公交车场站这些公共交通的“必备设施”了。基础设施的亏欠,导致河西不仅公交车少、不成网,由于公交站离小区太远,坐的人也寥寥无几。记者以《都说河西人有钱,保姆买菜都开车,实情是公共交通滞后,只能无奈开车》为题进行了报道和分析,并呼吁政府部门在卖力卖地的同时,也需要考虑到居民生活、出行的难题。不少家住河西的人也特别感慨,说“总是觉得出门买菜要开车不方便,也没往深里想,这么多年也就过来了,看了报道才知道,原来这种不方便都是‘公共交通’惹的祸”。

  报道的影响力,离不开融合媒体

  “融合新闻”又称“多样化新闻”,主要指利用多媒体手段进行新闻传播活动。不同的媒体例如报纸、电台、电视台和网站及手机等,集中在一个信息操作平台上,统一策划、相互协调,取长补短,根据各自媒体和受众特点对信息进行分类加工,发挥各自的传播优势,有针对性地传播给特定受众。

  在现在的报道中,单一的报纸传播已经满足不了受众的要求,每一篇有影响力的报道,也离不开全媒体的全力推送。在《体验黄牛式购票》的报道中,就通过文字+视频的方式在报纸上予以呈现,同时微博等全媒体在网络推送。能够被评为“年度”记者,十分荣幸,这个荣誉来自同事们的支持、集体的努力。在未来的新闻采写上,我会更多地尝试有益的、多样化的探索。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