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与白:一座城关于国家公祭日的集体纸祭

  □周贤辉

  2014年12月13日,我国首个国家公祭日,南京继青奥会后,又一次成为全球瞩目的焦点。如何报道这一重大严肃祭奠类题材,怎样准确、全面、系统地多视角全方位报道展现,是对各报采访编辑水平的一次重要检验,也是对各报整体协调作战能力与终端版面编排水平的一次重大考验。

  为纪念并烘托庄严肃穆的气氛,江苏各家报纸于当日推出黑白版的专题报道、特刊甚至号外,慰藉77年前在南京大屠杀中逝去的30万死难者及所有惨遭日寇杀戮的死难同胞。这里试以同城纸媒为比较样本,重点观察各报在版面编排上的共性与差异。

  一、黑与白,沉恸的语言与力量12月13日、14日连续两天,南京各家纸媒不约而同集体换上了黑色报头,肃穆的黑白世界,献上的是一份哀悼,更是一份力量。

  黑白报头、黑白图片、粗黑线框、粗黑标题、黑底白字,越是严肃的时刻,越需要回归传统的本真,平面纸媒在举国哀悼四海同祭这一刻,在黑与白的小小方寸之间,再次彰显了报人对生命的尊重与致敬,宣扬了纸媒特殊的尊严与力量。网友“我和进哥哥”慨叹:“很久没有花长时间认认真真看完这种特别报道了,今天的报纸值得一看。”

  大事看大报。虽然当天是周末,新华日报在正常只出4个版面的情况下依然追加了12个版,其中8个版是精心组织策划的公祭特刊。报纸在黑白总基调下,并没有一味单调黑白到底。8个版特刊内容涉及17个丛葬地、十城联动、虚拟捐砖、日本寻证、史料血证,饱蘸血泪的文字、气势磅礴的图解,让人们再次穿越回忆起那段惨绝人寰的人类浩劫。其中3个跨版的处理,都保留了彩色印刷的部分,青黑、暗红、焦黄三个主色成了各自版面的主调,构筑捍卫正义的“青砖”、用历史烛照未来的“红烛”、白骨堆积的“血流”、满目疮夷的“焦黄”版图,与周边大面积的黑白图文、粗黑外框形成强烈反差与对比,使版面在承载色彩情感意象丰富性的同时,表现出浓墨重彩的强势和张力,让人在方寸之间感受到理性、秩序、规律的冲击和震撼,铭记历史,珍爱和平的版面主题跃然而出。

  同为党报的南京日报当天则推出了12个整版的黑白图文报道,提炼出“国殇”、“城祭”、“缘起”、“同祭”、“劫难”、“人证”、“铭记”等关键词,深切哀悼南京大屠杀死难者。

  都市报晚报在同城同题材竞争中更是提前谋划,各显神通,连续两天黑白为读者倾情奉献上了一份份沉甸甸的悼念与哀思。值得一提的是东方卫报,于13日公祭仪式结束当天6小时后祭出一期16个版的特别号外,除以大量来自现场的黑白图片与文字,详细地报道了公祭仪式与全城祭念的情况外,还有大量公祭日背后的故事。

  最赞的创意莫过于现代快报,它在13日封12版特别刊出自2003年以来连续9年12月13日的所有头版,用整整9个版面述说了关于国家公祭日设立的背后故事,从而将一个民族的苦难、一座城市的伤痛与一张报纸的黑白祭忆紧密地关联在一起,既匠心独运地完成了一个特别的创意报道,又巧妙地为报纸本身做了一次品牌形象的成功营销。

  二、第一纸,寻求同题差异化表达的突破

  全国首个国家公祭日,如何在同题竞争中寻找差异化表达的突破,成为版面创意的难点和重点。

  作为报纸“第一纸”的封面,海报化设计呈现已成为众多纸媒对重大新闻操作的不二之选。

  扬子晚报、金陵晚报、现代快报虽然仍沿习了过去的全版黑底的封面设计思路,但在细节的选择和处理上都体现了各自的特色。扬子晚报突出了公祭日和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的人数,还有煽情的文字,有质感的黑底白字,像碑文,肃穆而深沉;现代快报则以简单的直白式陈述单刀直入直奔主题;金陵晚报的创意元素和思路与扬子晚报完全撞车,但细节的处理落了下风。而新华报业集团旗下的南京晨报则另辟蹊径,主题鲜明突出,“12·13国家公祭”的特效集成处理非常醒目,很有特点。

  新华日报的公祭日特刊封面同样有着不可复制的特色与个性,微信圈点赞很多。辽报同行更是第一时间转发分享:“国家公祭,历史铁证。向新华日报同仁致敬!”

  此时无声胜有声,同样是封面海报化设计,但新华日报整版设计看上去非常“吝啬”,惜字如金,惜墨如金,整个封面只用了不到30字、一张黑白大图,周围则抽留出大面积空白,形成黑白两个极致色系对话的特殊语境,整个画面设计有放得很松的地方,但也有抓得很紧、做得很精到之处,可以说松紧收放有致,编排大气而不简陋。最简洁的设计、最简明的文字、最简捷的标题、最简约的图景却在表达一个最凝重、最沉痛的主题,深沉而不张扬,凝重而不轻飘,每一个读者都可以从这廖廖数字的画面中读出一种悲恸、愤慨,一份祭忆与哀思。

  主打的黑白大图是整个设计最闪亮最具创意的部分。这个图像大家再熟悉不过了,吴为山大师的经典之作,可谓家喻户晓,而且大家只要一眼看到这座雕像,就自然而然联想到南京大屠杀,联想到那段颠沛流离、家破人亡的国难历史,因此用它还是不用它,双刃剑!

  翻看那几天全国各家报纸,这个图像、这个元素出现的频次的确高,太经典,撞车是肯定的。但从出来的效果看,我们紧扣国家公祭主题,用了同样的素材却做出了完全不一样且完全不可复制的特色,完成了一次视觉创意的成功逆袭。

  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当时我们让摄影记者万程鹏从纪念馆广场现场拍回来不少照片,其中包括墙体上一如闪电般的裂痕画面,吴为山雕塑侧面场景,这些都是预定的元素储备,放上去后也有一定的冲击力,但总感觉缺点儿什么,放弃又可惜,因为首先它已经成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纪念馆标志性的象征符号,其次它本身被赋予的寓意与国家公祭高度切题。但另一方面,这样的画面大家都很容易想到,如果只是简单重复运用,距离我们想表达的内容总还差那么一点儿意思。

  营造最熟悉的陌生语境,功夫还在图内!风速化!我们斗胆试着将吴为山的雕塑图像做了合理化的二次抽取与技术处理。结果甫一出来,画面有了更多的模糊动感,产生了时间流动、气韵生动、情绪意象丰富的艺术效果,反而将雕像的蕴意提炼到了一个新的高度——虚实相生、动静相融,原来具象的物象被抽炼成书写历史、观照现实、传递情感的抽象表义符号,仿佛在撕开一幕幕伤心的往事,如悲恸的诗行,像凝固的血泪,更似断肠的诉说,在集体祭忆的传承中唤醒人们对这段国耻永远的铭记和警醒。这一刻,以一种图像特有的力量,构造一个无声胜似有声的视觉环境。

  于视觉而言,视是起点,觉是终点,形式创新的目的在于情感的传递与铭刻。封面设计突破常态,报头从以往高大上的位置直接下拉缩小到了版面左下角,并剔除了其他繁琐的附加信息元素,为版面主题表达充分预留了空间,超大字号的主标题“国家公祭”四个超黑大字竖排,加上1213数字的点缀以及外框内嵌的30个反阴小字的横向穿插排列,构成有力度的横竖冲撞,从而在版面左上方形成犄角之强势,与人物雕像仰俯呼应,如画龙点睛之笔,让读者刹那间感受到生命无法承受之痛以及国家公祭的神圣与力量。

  三、大视觉,创新报道形式提升传播影响力

  对媒体共有的内容怎么做?纵观南京同城纸媒的国家公祭日版面,我们不难发现,除在内容上进行提炼提升外,各报也在形式创新上绞尽脑汁、精心筹划。既便是内页报眉,各家的制作也毫不含糊,大图片,大板块、黑标题,整体构图、色彩、线条、细节特写、氛围塑造、情感渲染,整体版式设计相当讲究。

  为烘托气氛,各家报纸整体大形式固定,所有内页版块都统一用一种形式即一个版头,哭墙、雕塑、纪念碑等元素轮番登场,扬子晚报、南京晨报等均采用了竖报眉编排,而新华日报、南京日报、现代快报、金陵晚报这几家则横字当头,用的都是横排报眉。新华日报长长的报头更是延续了将近3个半月,这是贯穿集团国家公祭全媒体行动始终的“魂”。重复的黑白报眉形式不仅增加了报道整体的形式感,同时也反复撞击着读者的眼睛、震撼着他们的心灵,使读者在庄严肃穆的氛围中,产生由视觉到心灵的感应,从而对每个版面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除用心设计大报眉外,具体到每个版面的操作细节,各报均力求版面语言丰富,充分运用点线面、黑、白、灰等艺术手段,围绕主题,切分板块,编排图文,多家纸媒在板块分割时均提炼了关键词,块状的醒目标识黑白相间,增强了版面节奏感,使版面主次分明,视觉清晰,便于阅读。南京日报注重版与版之间的呼应,每一个版面上都有大块黑色,黑色长条编排重复出现,浓重的黑块或左或右,或居中摆放,不同的内容都被宽宽的黑线或黑底黑框框住,形成强烈的设计感和视觉冲击力,大号翻白黑体字格外刺眼,透着几分悲怆,黑白、记忆、深沉构成了这组版面设计的基本情感元素。

  读图时代,在报纸所有的新闻元素中,最直观、形象的视觉载体无疑就是图片。因此追求“图文并茂”甚至“图大于文”已经成为当下报纸特刊操作的主流版式。各报结合重大题材特点,在版面语言上展开多方面的探索,增加了图片、漫画、插图、表格等元素的分量,或史料或现场,图片的数量不仅越来越多,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大量的图片组合、图文组合成为版面的主导部分和视觉中心,甚至每一家都推出了至少一个整版篇幅的图片专题报道。除图片外,各种示意图、地图、手绘、插画、漫画也开始搬上版面,大显身手。与其他纸媒比较,新华日报的公祭日特刊版面有着鲜明的个性,三个跨版均为图解式报道,从南京地图到中国地图再到世界地图,可以说“地图”这个独特的视觉元素贯穿始终,与手绘、图片相融共生支撑起了这个独一无二的跨版特色,可以说将图片图表的运用发挥到了极致。

  四、微互动,让优秀的版面设计走出报纸

  在媒体大融合时代,纸媒版面创新如何在新媒体语境下升级精进?如何借力新媒体让优秀的版面设计走出报纸应该成为我们日后的探索与努力方向。

  对于传统媒体来说,单靠一己之力想黏住年轻受众越来越难,介质互补、全媒体互动可能会是将来传统媒体转型升级的新常态。重大事件、重要节点线上线下并肩作战,日益成为纸媒融合创新的主要推手。

  二维码是目前相对成熟可行的新型条码技术,存储的信息量大,并能整合图像、声音、视频、文字等多媒体信息,通过手机摄像头代替条码扫描仪进行扫描识别,条码也能印刷在普通报纸上。在不增加版面的情况下,最大限度地扩大报纸容量。但在具体新闻操作中,我们也碰到过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比如说这次特刊封面操作中,笔者曾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想以开天窗中间只放一个二维码的形式做一次大胆的融媒体传播尝试,但最终只能主动放弃。一方面关于国家公祭日的集团全媒体产品还没首发,二要临时做一个公祭主题多媒体产品的二维码并非易事,不但需要有一个强大资源库的后续支撑,更需要一个集团层面的统一调度与协调运作。此外,集团关于公祭的全媒体报道虽说做得很有特色,比如日本寻证、虚拟捐砖、十城联动等,而且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也积累了不少珍贵的图像、文字、音频、视频素材,但更多时候,这种碎片化资源尚未能形成可持续整合再生的整体资源链,更未能真正意义上形成共享传播合力,因此中央信息厨房的开拓性建设迫在眉睫。除了纸张这一传统出版介质,网站、微信、微博、客户端如何和版面联动发力延伸报道阅读链?每个重大节点、重要活动报道,应该让更多的数字媒体互动,让精心打造的传统纸版最大限度地传播。比如所有编辑记者的微信、微博,联动全国大V同时“节点发版”。扬子微信也可以发新华日报版面。融合报道不能停留在纸媒向新媒体的单向融合。

  我们的报业网可否借势推出网上“号外”,既保有传统媒体之型,又有新型媒体之利,24小时滚动出版,内容可从图文拓展到音频、视频。我们的微信、微博是否可创建一个类似“新华日报封面推荐”的话题议程,通过全媒体微互动反推纸媒影响力。

  如何用好移动终端?如何利用新媒体的推送、转发功能增加报纸的阅读量扩大版面影响力……新华日报仍在探索。 ( 作者单位为新华日报)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