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道中国改革进程 更理性更富建设性

    原标题:报道中国改革进程,更理性,更富建设性——《五问县级公立医院改革》获中国新闻奖后的思考

  □何桂香

    在第24届中国新闻奖评选中,徐州日报获得一个一等奖、一个三等奖,这既是自1991年中国新闻奖设立以来徐州报业的一次“零的突破”,也是徐州新闻界在中国新闻奖评选历史上收获最大的一年。

  进入中国新闻界的最高殿堂,一直是徐州报人的梦想。近十年,随着徐州报业各项事业的持续发展,这个梦也越来越清晰。特别是2008年启动全面改版后,徐州日报在开展“报纸瘦身化、封面导读化”等报纸视觉创新的同时,内容生产精品化的创新也同步启动实施。集团通过和江苏省记协联合举办中国新闻奖经验交流会、邀请业界同行交流、举办高校专家讲座等措施,不断强化采编人员的精品意识,提升大家发现新闻、采写精品的能力。同时,集团作出硬性规定,三报编委,每个月都要带队深入基层采写稿件,每人每月不少于四篇,防止“骨干松疏”。每一年,集团都将冲刺中国新闻奖纳入年度工作计划,与办报、经营、发行等工作一道部署,并为此目标而不懈努力。2010年,徐州日报编委郑敏芝获得了江苏新闻界最高荣誉——戈公振奖;2011年,徐州日报系列报道《媒眼看棚改》获得了江苏新闻奖;2012年我们在江苏省报纸优秀作品评比中获得了七个一等奖。2014年,我们冲刺中国新闻奖获得成功。至此,徐州日报实施的党报创新工程进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

  第一点体会,准确把握“大势”与“大事”的关联,对改革始终保持高度关注。

  优秀的新闻作品,必须始终坚持与时代共进,与人民同行。新华社在当天关于中国新闻奖评选结果的消息中说,徐州日报调查性报道《五问县级公立医院改革——睢宁县改革试点的考察报告》等作品关注社会热点,内容扎实、调查深入,理性记录中国改革发展进程的观察与思考。

  作为一个新闻人,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说它是最好的时代,因为当今中国改革大业,从上至下,风起云涌。无论是顶层设计还是基层创新,都为我们新闻人提供了大量的鲜活的改革案例,供我们观察、分析、思考、呈现。改革是利益的再次调整和分配。我们的新一轮改革,就是通过这样的调整再分配,将发展的更多红利为一线职工和普通老百姓所得。媒体负有呼吁改革、解释改革、动员改革、推进改革、总结改革、校验改革的职责。

  说它是最坏的时代,是因为我们正身处一个移动互联的新时代,互联技术的飞速发展,动摇了传统媒体的生存之基。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信息源分散、注意力分散,传统媒体的“垄断”不再。身处这个“最好的”和“最坏的”时代,更要求我们对当下中国有冷静的观察、理性的分析和客观的呈现。通过我们的报道,阐明改革的方向,回应百姓的关切。

  事实上,公立医院改革,近年来一直是个热门话题。2012年2月,睢宁县人民医院和睢宁县中医院作为全省医疗改革的试点单位,按照中央和省的试点要求,启动了以“破除以药补医、创新体制机制、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为主要内容的综合改革,取得了诸多宝贵经验,也面临着深入推进改革的一些难题。2012年7月29日,江苏省医改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召开,会议要求全省所有县级公立医院都要在年底前取消药品加成的做法。在这一背景下,对睢宁县公立医院改革的措施、经验进行详细调查与解析,无疑能够对即将在全省范围内推进的县级公立医院改革起到引导和借鉴作用。会议结束后,我们立即前往睢宁县对改革情况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调查。在2014年4月召开的全国县级公立医院改革电视电话会议上,李克强总理作出重要批示,指出:“县级公立医院是我国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主体,服务9亿农村居民,是解决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关键环节。当前深化医改正处于爬坡过坎的紧要关头,要全力以赴打好这场攻坚战。各地区、各有关部门要继续以县级公立医院改革为突破口,按照上下联动、内增活力、外加推力的原则,下足功夫做好‘破除以药补医、创新体制机制、充分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三篇大文章,用中国式办法着力破解医改这个世界性难题,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目标。”对照总理批示,我们可以看出,睢宁县公立医院的改革,是符合中央精神的一次地方创新,是当今中国全面改革进程中的一朵浪花。所以说,从题材上看,我们抢占了题材重大的优势。这篇报道的采写过程,让我们深刻体会到,作为党报记者,要始终关注改革、关注民生,善于在改革“大势”中发现“大事”,在“大事”报道中描绘“大势”。要成为一个好记者,写出具有洞察力和影响力的新闻作品,首先必须带着一双能发现问题的眼睛,从问题中提炼观点,在事实中寻找答案,用最真实的文字把改革成果呈现给读者。

  第二点体会,运用好“明访”与“暗访”两种手段,确保报道客观公正准确。

  习近平在主持召开中央深改组第二次会议时指出:“遇到关系复杂、牵涉面广、矛盾突出的改革,要及时深入了解群众实际生活情况怎么样,群众诉求是什么,改革能给群众带来的利益有多少,从人民利益出发谋划思路、制定举措、推进落实。”在采访前,我们已通过网络收集了大量相关政策资料,并通过徐州市卫生局拿到了开展县级公立医院改革的原始文件和睢宁县两家医院的相关材料。在仔细研究材料的基础上,设计了五个问题。这五个问题的设计,充分考虑了利益各方在改革进程中的利益变化情况:第一问,药品价格是否真的降了,降价幅度如何;第二问,患者对改革是否满意,满意在哪里?不满意在哪里?是否有什么建议;第三问,医务人员的待遇是否有影响?他们怎么看待改革的;第四问,医院总体的收益情况如何?改革对医院发展有何影响;第五问,改革中是否出现了一些意料不到的问题,当地卫生部门和医院又是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

  带着这“五问”,我们分别对睢宁县人民医院、睢宁县中医院、睢宁县卫生局的相关负责人进行了面对面交流,他们提供了大量的统计数据和材料。尽管权威的消息源向来是获取新闻的不二法门,但这并不是全部。由于第一次去睢宁的采访只持续了半天,且有当地卫生部门工作人员陪同,我们没来得及进行暗访。回来后在整理手上厚厚一沓材料时,我们发现了两个问题:第一,虽然药品降价了,但两家医院门急诊人数却没有增加,其中一家甚至减少了,这是为什么?第二,虽然两家医院的床位费和护理费都增加了,但住院病人却大幅增加,这又是为什么?两天后,我们又前往睢宁县,带着上述问题进行暗访。在两家医院里,随机与多名门诊患者及住院患者进行了深入交流,并与骨科、心脏内科、神经外科等多个科室的医生进行了交流,对之前所拿到的材料一一进行了核实。他们的回答解答了我们之前的疑问和困惑,也让我们看到了老百姓和一线医生对县级公立医院改革的真实看法。这样的报道,正是我们对改革事物所应持有的态度:高度关注、冷静思考、理性观察、客观反映。

  第三点体会就是,通过“问”与“答”的方式呈现改革进程,创新文本,回应民众关切。

  公立医院改革政策性强、与群众利益相关度高。将改革的过程、成果及亮点报道出来,也是一个宣传改革、宣讲政策的机会。因此,我们在成稿的过程中,决定用“问”与“答”的形式行文,将老百姓最关注的几个问题“问”出来,然后以调查得来的数据、案例和事实去作答。这的确是一种很好的写作思路,鲜活的事例取代了繁琐的政策解读,让文章脱除了“文件味”而具有了“故事性”,这使作品更加易于为读者阅读和理解。同时,对于改革试点中存在的问题和老百姓尚有期待的政策措施,我们在稿件中也没有刻意回避,而是如实地予以反映。因为我们知道,任何一项改革,都不可能在试点之初就是十全十美的。这样的理念和态度,使这篇报道更加理性和富有建设性。

  (作者为徐州日报副总编辑)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