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变局下,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江苏经济报耿文博

  

      图为作者在长江四桥采访

  2014年,微信延续火爆,微博不甘落后,新闻客户端层出不穷,纸媒、传统网站争相改版,传媒依然处在新旧媒体碰撞、融合的骚动中。与此同时,新技术、新手段被越来越多地运用到新闻采编中,改变着新闻生产流程,也对传统记者、编辑提出了更多挑战。众声喧哗中,业内对于新闻业的未来、新闻盈利模式的创新探讨甚多,却容易让年轻记者忽略对采访本身的关注,疏于锤炼采访基本功。

  因为是一名年轻记者,报社去年给了我很多机会,让我得以在纸媒和新媒体同时体验、锻炼。我不仅直接参与了报社官方微信、微博、网站的编辑和粉丝群的维护工作,而且以一个全媒体记者标准要求自己,尝试以多种新技术、新手段采写、报道新闻。但去年一年中,自己体会最深的却是,采访要复归本真!从学界、业界前辈总结、研究出的采访规律、原则、技巧上认认真真寻根,扎扎实实实践。唯有这样,才能写出更好的新闻作品,而好的新闻作品,才是一切传播的本源。下面是我在一年工作中感悟比较深的几点,希望能与诸位年轻记者交流。

  多方求证警惕表述“假大空”

  网络时代是信息极度过剩、更新极其迅速、个性极度张扬的时代,无论新闻作品、帖子还是个人状态,都很容易被淹没在茫茫信息海洋。这就使得网络语言出现夸张以博人眼球的趋势,标题党满天飞,“假大空”到处串。我在采访中就比较明显地感受到,一些受访对象受网络表达习惯影响,描述问题时更容易“拔高”,这为采访中获取客观真实的信息造成了很大干扰。

  不轻信,不偷懒,多方求证,是去伪存真的必要途径,无论在任何时代,都是适用的。我在采访中发现,受访者谈出来的信息,涉及到“最”、“首家”、“第一”、“开先河”等字眼的,尤其要慎重,尤其要多方核实。

  2014年,电动自行车行业正处于供大于求、竞争混乱、诸侯割据的时代,相关企业在其官方微信、微博中的宣传多有夸大现象。在搜集材料时,我一方面先从电动自行车最基本的原理、配件差异等基础知识学起,这样就不会受到厂家“假专业”宣传的错误引导;另一方面,多向专业人士请教,获取业内权威数据来源。

  参加展会是观察行业的重要途径。如今各种大大小小的商品、技术展会越来越多,但在这些展会的采访中,“陷阱”也不少。去年我参加了在南京国际博览中心举办的一场关于电动自行车的展览会。现场通过对参展商品的观察,对部分参展商的采访,确定了自己的写作方向。即将离开现场时,突然想起一家电动车企业的负责人不断强调“我们是全国第一家运用某项物联网技术的公司,这些网上都可以查得到”。“第一家”,写出来很吸引眼球,但如果对方说的不是实情,稿件问题可就大了。我又回头就此问题采访了另外三个品牌,结果竟有两家也称自己是“全国第一”。随后,我回到首家采访企业那儿,将其他厂家的表述反馈给他们负责人。经过交叉比对,巧妙利用厂家之间的竞争关系,最终总算弄明白了其中关键。回报社后,我又在网上查询相关报道、专利申请情况,电话采访相关技术专家,终于确定,三家“全国第一”都是假的。

  尊重隐私不越雷池一步

  众所周知,新闻采访需要受访人的配合。遇到好的受访对象,乐意说又能说,记者往往有如获至宝的感觉。遇到不敢说、不会说的,又如鲠在喉,要做更多的工作去弥补。

  但网络传播愈发达,人们对于新闻的“口味”会愈高,对于隐私被泄露的恐惧也会愈大。想窥探别人隐私(信息),又担心自己隐私(信息)被泄露,这对矛盾一直存在。

  那么问题来了,记者应该如何保护受访者隐私?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经历过不少集中采访。有的采访对象会特别指出某些东西不要提、不要报,现场一干记者齐口答应,但第二天见报,还是有不少媒体写出了受访对象不希望出现的信息。比如在去年有关秸秆焚烧与空气污染的一次采访中,南京高校一位教授接受了几家媒体的联合采访,我也参加了。该教授为了让我们听得明白些,说了一些研究前沿的东西,并多次强调,这些研究尚不成熟,没有定论,报道出来不合适,也没有经过他所属研究小组的批准。但后来还是有一家媒体把这段内容报道了出来,教授看到后很是失望,表示以后不会再接受那家媒体的采访。这种情况我观察到多次,深以为忧。这样的报道发表出来可能会显得比别家多一些“料”,但长此以往,记者群体被受访对象质疑增多,公信力下降,采访会变得愈发艰难。

  2014年9月份,记者写过一篇《1000元炒到1000万的秘诀》,是对一名炒股达人的采访。该人士在22年的炒股生涯中,起起伏伏历尽波折,最终“大彻大悟”,成为资本市场的幸运儿。

  素材难得,有写头,通过与其朋友的交流,以及查看他手机炒股软件的信息,确定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但作为低调“任性”的投资者,该人士对采访报道提出了很多要求,比如不能拍照,不能出现真实姓名,不能泄露具体股票,等等,否则免谈。我觉得他提出的这些要求,都不影响报道的完整性,也没有丝毫作假的成分,于是采访便在愉悦、放松的环境中展开。稿子见报后,虽然隐去了受访者的一些信息,但因为受访者没有后顾之忧,说得很多、很详细,读者读完后依然觉得真实、有意思。最终,稿件在本报新媒体平台的阅读量和反馈都很不错。

  但尊重归尊重,让步也不是无极限的,如果受访者的要求较大程度上损害了报道的公信力,记者只能狠心舍弃。例如去年3月份我采写了一篇《南京700家网吧:鸡肋,还是鸭脖?》的通讯,对南京网吧行业在新的市场环境中的挣扎和演化进行了深入探访。在采访南京仙林大学城一家网吧时,老板很健谈,谈了许多行业的弊端,很精彩,但结束后却说不想让人知道他是哪个网吧的,位于哪个区域也不能提。本来这篇报道就有很强的地域性,他的这一要求会损害报道的完整性和可信度,思来想去我只能将其舍弃,另寻其他采访对象。

  不忘初心坚持与学界沟通

  曾几何时,如今奔跑在各条线、各区域的记者们,都在大学明亮庄严的教室中,聆听过教授们关于新闻理想的阐述,暗暗发誓要在将来的工作中捍卫新闻的尊严。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的新鲜感逐渐淡化,受一些不良风气的影响,我们容易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累了,懒了,有些细节就不去琢磨,该采访四个人的可能只采访两个人,该核对一下数据时可能就略过去了。我的方法是,和母校、老师、同学保持联系,和新闻学界保持联系,坚持阅读新闻理论刊物,让自己紧跟新闻采编理论研究的最新成果,督促自己不忘初心,成为一个负责任、有担当的新闻人。

  我是研究生跨专业报考的新闻学,半路出家。

  虽然三年努力学习、努力实践,工作后依然感到自身许多不足。去年以来,除了与报社同仁、前辈保持沟通,每个月我还会与母校渤海大学新闻学诸位教授保持联系,把采访中遇到的问题、困惑与他们沟通,他们也会从理论的高度,高屋建瓴帮我解答。读书时导师林喦教授就经常教导我们,媒体人要不卑不亢,无论高官巨富还是贩夫走卒,都要平等以待,这样才能保持新闻的独立客观。这种新闻气质贯穿到我的职业生涯中,通过与老师的沟通,我也时时警醒、督促自己。

  研究生毕业后,有同学继续从事新闻传播学的研究,我将其视为一笔宝贵的学术“财富”。

  印象非常深刻的是,去年9月份,我的同学、武汉大学一位在读新闻学博士,正在撰写一本有关新闻采访的书籍,那段时间我们两人经常交流沟通,我把采访中的经验、教训告知他,他把国外同行的一些做法告诉我,两人都受益匪浅。在采访中遇到有关新闻伦理、新闻与法律方面的困惑,我常和中山大学一位有着相关研究的同学交流。

  这种交流能够迅速转化为“生产力”,直接用于采访实践。

  每天奔波在采访的路上,身为记者难免会浮躁,也没有更多时间去总结。常常阅读学界研究的最新理论成果、同行在学术刊物上的工作总结,会让我们年轻记者受益良多。比如2014年《传媒观察》第三期的《在贴近中捕捉细节在报道中还原生活》,以及《新闻战线》2014年第五期的《新闻采编的“源头意识”》等,都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