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法治时代的信使、哨兵和义工

  □江苏法制报宋世明

  回望匆匆这一年,除了新闻人的使命,我们还多了一份责任和荣耀:见证了中国的法治进程,参与了法治时代的热点事件,推动了法治江苏建设,传达了时代最强音。

  “无论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都要努力抵达”“依法治国”无疑是2014年的最强音。作为一名政法记者,我关注的是法治的大势、反腐的声势和行业的趋势。

  “最应该深入群众,却徘徊在最后一公里处;最应该取信于民,却没有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最应该冲在办案一线,却退到了为民服务岗位之后;最应该开门迎民,却停留在不懂不敢层面上。”

  2014年5月23日上午8时30分,常州高新区检察院专题民主生活会按时进行,这是我在报道开头中引的一句话。

  常州高新区检察院是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联系点,高新区检察院在全国基层检察院中第一家召开专题民主生活会。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江苏省检察院检察长徐安、常州市检察院检察长葛志军等参加会议。

  四级院检察长参加一个基层院的专题民主生活会在全国仅此一家,同时也是江苏省政法基层单位中的第一家。权威及时地报道好政法条线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是这一年新闻宣传工作的重中之重。整整一天的民主生活会,记者全程记录,既抓重点,又盯细节,当天晚上就写出了四千多字的通讯《放下包袱、动真碰硬》。稿件一审通过,同时在《检察日报》和《江苏法制报》发表,圆满完成了任务。

  此后,我又跟随省检察院检察长,现场采写了姑苏检察院的基层民主生活会。组织版面,刊发了全省十三家市级检察院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系列稿件,尽管都是规定动作,但都力争做到了不教条、不枯燥、重朴实、重细节,这批稿件刊出后,成了检察系统传看的样本。

  反腐倡廉无疑是2014年的又一热点。在报道“大老虎”们纷纷落马的同时,我没有停留在猎奇和示众的层面,而是更深层地开掘腐败背后的社会动因、心理机制和制度因素。

  在徐州铜山区采访时,我听到了一个故事:

  女检察官爱心救助孤儿,无意抓出一贪官——他竟然连孤儿的救助金都敢贪。我立刻写出了《补贴都去哪里了》的专题调查,既分析监管因素,又剖析犯罪动机。报道刊出后,引起了人大代表和省检察院反贪部门的重视。各地检察机关还为此专门发出了检察建议。

  反腐败离不开检察机关的反腐先锋们,他们理应站在聚光灯下。于是我分别采访了江苏省检察院反贪局长、镇江市检察院检察长、徐州市检察院检察长。写出了一组系列报道:《江苏反贪办案智慧升级》、《智慧反贪插上两化翅膀》、《智慧反贪看徐州实践》。此后,又在《江苏法制报》一版刊发了反贪先锋们的系列人物通讯,如反贪勇士邹威、中后卫王勇、身边明星杨晓明、善办大案的肖楠,用正能量助力反腐声势。

  法律是治国之重器,良法是善治之前提。2014年,法治已经成为大趋势,政法机关的法治探索和创新无疑值得鼓励和肯定。作为记者,我们应该与他们相向而行,把法治的信息传播四方。

  “惟愿公平正义如大水滚滚”

  法治大势不可阻挡,但法治时代的到来并非一蹴而就。面对社会治理的缺陷和弊端,记者仍然需要拿起批判的笔来,针砭违法犯罪现象,捍卫公平正义的底线,探寻法治的可能和限度。

  这一年,我写了《靠吃“医疗垃圾”的苏北小镇竟成了全国集散地》,《“权力黄牛”腐败新观察》,《包案诉讼:纸包不住火》、《一案起诉50人,南京检察向环保犯罪宣战》等监督稿件,做了一名新闻“哨兵”该做的事。

  “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这是习近平总书记对全国政法各条战线提出的要求,也是我对此类新闻不吝笔墨的重点。

  重阳节前,睢宁检察官力助44位老人拿到养老钱,他们老的87岁,小的64岁。铜山检察院监督房产商,挽回国资5.4亿,其中单笔高达3个亿。有爱有为更有力,镇江构建刑事被害人慈善公益救助。在报道这些有爱有为的新闻时,我感到了愉悦和幸福。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对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作出了战略部署,新一轮司法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区。涉法涉诉信访工作改革是中央政法委确定的重点改革项目之一。这一年,我参加了三起信访答复公开听证会,每一次报道都努力引导群众依法反映诉求、依法维护权益。

  推进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相衔接,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提出深化行政执法体制改革的内容之一,也是解决执法不严的重要手段。在2014年的最后一天,我写出了《江苏“两法衔接”示范全国》,全面梳理了江苏司法机关和行政执法机关在这方面的探索。

  泰兴1.6亿环境公益诉讼案举国关注,在密切跟踪报道的同时,我还独家写出了《江苏全国率先探索公益诉讼》通讯稿件,深度透视了公益诉讼在江苏的发展历程和法治意义。

  专业的媒体,就要做专业的事,这一年,我努力当好一名法治建设的观察者、思考者、守卫者和促进者。

  “我要纵身跳进这时代的洪流”

  2014年的1月2日,开年第一期《江苏法制报》上,刊登的是我写的一本书的出版消息:国内首部预防职务犯罪纪实文学《预防也出生产力》出版。为本书作序的是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检察院检察长徐安。他热情地表扬我“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有中国特色的预防职务犯罪样本,这不正是新闻工作者发挥正能量的充分体现吗?!”

  当一名法治时代的义工,这或许就是我的正能量。

  2014年元旦前的一天,我和省人大代表、南京妇幼医院的阚颜静医生一起前往北京,担当全国最美检察官的专家评委。全国共32名评委,我们代表了江苏。三轮激烈的投票,最终选出了10名最美检察官。当南京秦淮检察院检察官李海青当选的那一刻,我们跳出了座位,热血沸腾。

  在记者的身份之外,我还担任了省检察院人民监督员,监督检察机关在自侦案件中有无刑讯逼供等七种情形违法违纪问题。这一年里,我几乎每隔一个月都要去省看守所,和其他人民监督员一起讯问犯罪嫌疑人,这些人曾经都是某一方的县委书记、市公安局长、副市长、总经理,如今,他们戴着手铐坐在我面前,忏悔着贪欲害人的过往。

  离开看守所,我总是长长出一口气:领导干部办公室的隔壁,经常关着一扇门,真的不要推开它,其实那是监狱。

  资源被盗采,背后是否有渎职行为发生?河流被污染,环保部门尽没尽到责任?生态环境被破坏,有关执法部门是否以罚代刑?这一年,我还当了南京市检察院的环境观察员,和南京电视台东升工作室主持人东升等6人开始盯着南京的天,南京的水,南京的土地。毕竟,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园。

  如今,轰轰烈烈、光芒四射的名人正在以小时计的速度出现,粉丝蜂拥、万人追捧的明星每天都像弹窗广告一样挤在我们的眼前。或许我们不能强求当下的时代人物,但是作为一名记者,我们不要做面目模糊的路人甲,我们要像浮士德那样,跳进这变革时代的洪流,呼唤一种精神、一种担当、一种洞见,一种牺牲。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