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我的三大“全媒体战役”体验

  □南京晨报成 岗

  笔者有幸参加了2014年新华报业传媒集团的三大重点“全媒体战役”——从年初的全国两会,到年中的南京青奥会,而至年末的“国家公祭”报道。而在这三大“全媒体战役”中,又有着无数难忘的故事和感悟,也留下不少印象最深的瞬间。

  全国两会“初体验”:

  “听说今年是全媒体采访吗?什么是全媒体?是不是十八般兵器都要用上?难道我们写的独家稿件要在集团报纸共享?稿费怎么算?……”2014年2月底,一条信息引起了我与同事的热议。

  从2010年起,我连续参加了4次全国两会的报道,别看在江苏境内满是新华日报、扬子、晨报、中江网的记者,撒在全国两会3000多名记者中间,每年南京晨报的3名全国两会记者,就像胡椒粉撒在一大锅汤里。诺大个北京城,10几个全国两会驻点宾馆。有时候在采访时遇到一个扬子晚报的记者、新华日报的记者,总觉得无比亲切。

  但亲切归亲切,独家稿子还是要的。有时偷偷看着扬子晚报记者在采访哪位专家,一转身又偷偷把自己约好的专家带到一个僻静的会客室,捣鼓“本报独家”。

  “打造成由报纸、网络、手机报、微博微信群和移动客户端五种传播形式组成的全媒体矩阵!”在出发前的动员大会上,终于拿到了采访计划,上面赫然写着:“给集团所有媒体发稿、用所有手段发稿、在所有时段发稿。”

  “高大上”的词汇,总而言之一句话:“我们是一伙的!”再加上集团统一装备的“小黄人”明黄冲锋衣,穿在身上顿时有一种与央视、新华社等媒体共有的“尊享感”。

  “来,先拍个照,再发个微博,马上来采访下。”这句“经典话语”是扬子晚报记者仇惠栋说的;“哟,江苏提问姐。”这个被江苏网友“点赞”的网络红人,就是向环保部副部长吴晓青提问“环保投入”的新华日报记者王晓映;

  冲锋衣、WIFI相机、左手录音笔、右手纸笔,兜里还揣着手机,鼻子上堵着一团棉絮……这一“经典形象”,非南京晨报同事范杰逊莫属。他是今年第一年跑全国两会的晨报同事,因为不适应北京的干燥天气,装备齐全的他总是流着鼻血四处采访。有人计算过,从前方早晨7点开始工作到后方3点交版,每天长达20个小时的时间段里,“小黄人”们奔波在全国两会各大现场。过去是早出晚归,白天外出采访,晚上写稿发稿,连轴转很累。今年却是更累,因为白天采访时掌握了新闻素材,第一时间给新媒体供稿,边采边输出,晚上还要继续写稿发稿。

  转基因食品到底能不能吃?在本次全国两会上,带着非法种植转基因证据的全国政协委员、央视原名嘴崔永元在政协开幕会现场表示:国内有吉林、广西、湖南、湖北四个转基因农产品非法种植重灾区。如何把小崔的“重炮”落地,形成重要新闻,并在第一时间发布到集团采访QQ群?晚上6点,在其他记者都回宾馆写稿子时,我特地来到北京饭店,发现了吃完饭正在转悠的农业部副部长牛盾,“好新闻来了!”我特地将小崔的访谈通过录音方式交给牛盾。牛盾表示,其实农业部也正在调查此事,并接受了我的独家专访。

  3月4日,《崔永元:吉桂湘鄂转基因滥种成灾农业部:掌握非法种植证据可起诉》一文不仅在南京晨报刊登,在集团媒体扬子晚报、中国江苏网也是一个整版刊登。这种通过微博、报纸、网站多种形式的“融合播报”,传播力在第二天形成水波纹放大趋势,成为全国媒体争相报道的热点新闻,也让自己感受了一把什么叫“媒体影响力”。

  “乡愁是什么?我们需要记得住怎样的乡愁?”全国两会期间,江苏环保、住建、教育三位民生部门的厅长到底有什么“乡愁”,这个话题既有政策性,又是小切口。我们以《江苏三位民生厅长在北京“诉乡愁”》为题写下稿子。3月11日,除了在本报刊登外,稿件还在新华日报、江南时报刊登。在报纸刊登后的第二天,记者在会场见到了江苏省环保厅厅长陈蒙蒙,原本以为看不到晨报的陈厅长主动与记者搭上了话。“我在新华日报上看到你的稿子了,你们新华报业传媒集团的全媒体融合非常好,让不同报纸的记者形成了合力。”陈厅长的表扬让我顿时感觉“棒棒哒”。

  全国两会报道让我印象最深的无疑是传统媒体与新媒体融合正在向着纵深的层面推进,报网微合一、台网合一、社网合一成为大势所趋,传统记者再也不能埋头写稿,而是要抬头看路,快步赶路。

  南京青奥会“再试水”:

  作为地方都市类媒体,在南京青奥会召开前抢到江苏省省长李学勇、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专访机会原本只能是央视、新华社等中央媒体的“专利”。而在2014年,这样的采访任务我竟然都奇迹般地完成了。而这一切,都得归功于新华报业集团另一大“媒体融合”创举——“全国七大媒体联盟看青奥”。

  作为都市报,南京晨报也牵头组织了其中的全国早报都市报联盟。这次,我们依旧“黄色耀眼”——明黄色冲锋衣换成了挂着“七大联盟标志”的黄色T恤衫。

  7月17日,在南京青奥会倒计时30天之际。江苏省省长、南京青奥会组委会主席李学勇就青奥会举办的目标、理念及最后阶段筹办工作等热点话题接受记者联合采访。

  8月15日,涵盖217家媒体的“七大联盟”提出采访要求后,巴赫也愉快地接受了联盟代表的集体专访。

  南京青奥会让我印象最深的无疑是媒体协作融合所产生的巨大能量。而由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打造的青奥报道共享平台,不间断向联盟成员提供青奥报道资源,实现了报纸、网络、微博微信群和移动客户端的全媒体融合,突破时空限制,很好地实践了资源利用的最大化、媒介手段的多样化、传播效应的最优化。

  国家公祭“求创新”:

  “你们的采访现在真先进,也不知道你们是电视台还是报纸了!”在采访南京大屠杀幸存者、遗属代表余昌祥时,他着实幽了我一默。确实,一边带着录音笔、一边用本子在记录。同事还在一边用照相机拍照,并开启了摄像功能。

  这一切,都是为了整个采访后期,为给微博、微信、网站供稿准备的。“国家公祭”网此刻正嗷嗷待哺。年终岁尾,我接到了集团本年度“全媒体战役”的收官之作:“国家公祭·南京1213——新华报业全媒体行动”。这一次,我不再是新媒体报道的生瓜蛋子,一切都显得熟门熟路,拍照片、上QQ群、写微博、策划活动。

  在年底,一个精美的16G大容量盒式U盘让我惊喜不已,里面聚集着新华全媒体融合战役的创意作品。

  国家公祭日的报道让我印象最深的无疑是媒体融合中的“技术创新”,报纸不再单一生产内容,新闻不再是单一的文字、图片、视频,而是以更多交互式的动态展现形式出现,比如“加砖”、“流媒体”等形式。随着这些前所未有的实践和创新,我们新华报业的新闻影响力,也得以几何倍增式扩大。

2015
年度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