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精彩,永远等在下一刻

  编者按

  “急速不宁”。这是元旦当日的微信朋友圈中,有人对2014传媒业的形容。的确,在刚刚过去的一年,传媒市场的优胜劣汰,比任何一个时代都来得直接、残酷。广告业务大幅下滑,部分纸媒宣告倒闭,一些著名新闻人卷入敲诈贪腐也被解读为媒体变局下理想主义情怀的现实碰壁……传统媒体要同时应对来自内部环境和外部世界的双重激流。

  2014年,对于新华报业传媒集团来说,同样是极为重要的一年,通过组建全国两会报道的全媒体矩阵、策划组织“全国七大媒体联盟看青奥”,以及发起“国家公祭·南京1213——新华报业全媒体行动”,在媒体融合上取得了三次大的突破,很多创意堪称“惊艳”,在业界引发持续热议。在新华报业向现代新型主流传媒集团的稳步跨越过程中,新华报人们也努力完成着全媒体记者的角色转换和观念蜕变。本刊在年首特推出新华报业“年度记者”专栏,入围者均由集团属下各媒体老总推荐产生。所谓“年度记者”,他们是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里对媒体变革的敏感者,是苦乐并作的实践者和耕耘者,他们所思所虑,也是整个转型中的传媒业之所想所忧,其间,他们既有急速不宁以变应变的一面,也有静水流深有所坚守的一面。在当前的媒体融合大势下,记者的喜怒哀乐,早已不仅仅属于他们自己,他们用记忆为新华报业的2014精彩定格。

图为作者在日本长崎机场。刚下飞机, 就忙着在机场停车场整理起了着装,而后直接奔赴采访地点。

  □新华日报陈炳山

  2014的最后一刻,在南京玄奘寺等待2015的新年钟声。而2014年的第一个凌晨,恍若就在昨天,一年前的钟声似乎一直不曾走远。

  “日本寻证”:理性采访收获意外惊喜很多同行都有过那种痛苦的采访经历:碰到有些采访对象即使你使出吃奶的力气,刨根问底、死缠烂打,但对方是“打死也不说”。对方并不是没有故事,只是我们没有找到让故事喷涌而出的开关。

  2014年10月,为国家公祭日新闻行动而赴日采访,最大的不习惯在于语言障碍,联系采访、安排行程,乃至一句简单的问候都要仰仗翻译。几经周折,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和江苏省外办的帮助下,总算安排好了笠原十九司、松冈环、高实康稔等人接受采访。松冈环还答应记者请求,帮助联系了当年参与南京大屠杀的日本老兵三谷翔,落实了采访时间。这是赴日采访的第一个惊喜。1937年,三谷翔18岁,是日军里最年轻的士兵之一,接受记者采访时已经95岁了。参加过南京大屠杀而存活至今的日军士兵已经非常少了,而其中愿意讲述当年经历、公开忏悔的,更是凤毛麟角。第二个惊喜是,名古屋的僧侣大东仁先生非常仗义,挤出时间来到记者赴日采访的第三站大阪市和记者见面。大东仁先生多年来一直帮助收集南京大屠杀证据,对他的采访可谓惊喜连连,采访结束时,他给记者每人送了一个漂亮的小荷包,说这是他的一位信徒、名古屋一位退休老奶奶小川喜久子的手工。她在二战末期美军对日本的轰炸中失去了两位亲人,她想到无数中国人在日军侵华战争中也饱尝了失去亲人的痛苦,10多年来不停地托大东仁给素不相识的中国人带去她亲手做的荷包。名古屋不在既定的行程安排中,但这个老奶奶的故事实在有价值,我们一商量,当即决定第二天分兵去名古屋拜访这位可敬的老奶奶。

  现在想来,在日本的采访收获诸多意外惊喜,原因之一,就在于赴日采访前确定的理性思路:既寻找日军南京大屠杀的证据证言,批驳日本右翼势力的错误言论,也反映日本正视历史、爱好和平人士的坚守,不先入为主地带着有色眼镜看待日本和其国民。这个理性平和的态度,让日本友人打开了心扉,并乐于提供额外的帮助和采访线索。这为我们“日本寻证”栏目的顺利推出、并在海内外迅速传播打下了基础。

  精彩来自于深耕

  更多的时候,运气没这么好,精彩的故事不是设定好了一个合适的目标,就可以“望天收”,而要靠精耕,甚至要深耕。

  2013年的2月6日,农历腊月二十六,“中国淮安·清江浦庙会”开幕,笔者来到淮安市清浦区文庙采访,与四面八方涌来的当地人一起,在庙会上感受年味。这一年的庙会没有前一年热闹,没有了大型灯展、烟火晚会,也没有了花车巡游,但跟主办方深聊之后,发现不热闹的背后有故事,写出了反映政府作风和办节思路变化的稿件《淮安庙会:少花百余万同样精彩》。2014年1月26日,农历腊月二十八,记者再次来到淮安。原定任务完成之余,当地人热情地邀请到庙会再去看看。

  这个庙会已经连续两年报道过了,第三年还能写啥呢?去了会不会是浪费时间?忐忑中,再次来到庙会,不甘心地在现场和演员、观众,以及庙会的参与者、组织者有一搭没一搭地“套磁”。半天的“闲逛”、“闲聊”,发现看上去平淡无奇的庙会,节目质量谈不上高,但表演者和观众都很“嗨”,原因在于庙会的节目和活动内容“接地气”,参加演出的都是街坊里的熟人。采访归来,写出《庙会,演的和看的都是街坊》,一篇小稿竟然有很多大网站转载。也许下一次,或者换一位记者,深入挖掘,还能发现更多更好的新闻角度。

  责任编辑,是编辑,更是责任

  凌晨走出报社大楼,融入沉睡中的昏黄夜色,2014年的第一天定格了我这一年的底色。下半年,报社实行新一轮改版改革,增加编辑力量,实行责任编辑制,探索采编深度沟通融。笔者工作岗位变动,此前是采编合一的焦点新闻部,此后是全职编辑的新闻编辑中心,而不变的是三分之一的日子交给夜晚。一年有100多天,是在白天走进报社,凌晨时分给报社大楼留下背影。

  责任编辑,在别人看来,主要是编辑,而在自己看来更多的是责任,是对自己策划的选题负责,对同事的来稿负责,对自己承担的版面负责。夜班编辑大多有过这样的经历:后半夜回家后经常神经兮兮地想:某个错误改了没?某个表述有没有问题?有些人为了对付这如影随形的强迫症,交版后总要再带一份大样回家。在编辑出版部门,很多夜班编辑桌上摞着比砖头还厚的大样。这批黑白颠倒的人,黑眼圈和白头发是他们常有的标志。白天见到他们多半睡眼惺忪,没精打采。但到了天黑之后,开始活力四射。到子夜时分,依然思维敏捷,两眼放光。

  当了15年的记者之后,转岗专职编辑。坐在面前的人,变成了文字里的人。从期待采访对象新的精彩故事,变成期待新的精彩稿件和版面。最惊喜的莫过于夜深时分,正在为值班老总不太满意版面头条而焦虑,突然QQ头像闪动,同事适时发来一篇精彩文章,于是迅速编辑签发,整个版面顿时满纸生辉。

  2014年笔者的最后一个夜班,是报社搬迁到“高大上”的奥体板块之后走得最晚的一个夜班。离开新大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4点。

  现在,新年钟声再度敲响了。2015年,时光依然不会停下脚步,新闻人一路前行,依然没有停下脚步的理由。书桌换上了新的台历,如同采访本翻开新的一页,为的是可以记下更多更新的精彩。采访中新的惊喜,编辑中新的发现,每位记者编辑的故事,和这个时代融为一体。社会转型,经济转型,报社发展在转型,个人的工作角色也在转型,斗转星移如同停不下来的齿轮,驱赶着我们向前、向前……

2015
年度记者